王友群:杨雄等五名“上海帮”高官的下场

4月12日,以江泽民曾庆红为首的中共“上海帮”的又一名高官、原上海市长杨雄,因“病亡”退出历史舞台。这对“上海帮”无疑是一个新的打击。下面,盘点一下五名“上海帮”高官的下场。

一、原上海市长杨雄猝死

据自媒体人赵培爆料,4月12日,杨雄出去喝酒,突然心脏出现问题,朋友把他送到附近的华山医院,去了后只说是重要人物,没通报官职,也没带高官就医的“红卡”,值班医生没给予特殊照顾,最后猝死。

杨雄在上海工作30多年。曾任上海市政府副秘书长、副市长、市委副书记;2013年担任市长;2017年卸任市长后,先后任全国人大财政委副主任、全国政治协商外事委副主任。

有海外媒体报导说,杨雄任上海市长,得益于“二江”,即江泽民和江泽民之子江绵恒。还有传闻说,杨雄是公开的市长、江绵恒是地下市长,公开的市长对地下市长言听计从。

这个说法有一定道理。上海是中共最大的直辖市。杨雄当上海市长时,不仅不是中央委员,连候补中央委员都不是。如果没有江泽民父子力挺,杨雄不可能当上海市长。

江泽民任上海市长、市委书记时,杨雄是其部下。1994年,江泽民之子江绵恒创办上海联和投资公司,自任董事长、法人代表,首任总经理就是杨雄。该公司投资领域涵盖科技、电信、航空等诸多领域。比如,电信领域的中国网通、微软MSN;交通航空领域的上海汽车、上海航空、上海机场;金融领域的上海银行;文化领域的凤凰卫视、美国梦工场与上海合资建立的东方梦工厂等,背后都有上海联合投资的身影。

杨雄任上海市长期间,2014年9月、2016年9月、2016年10月,曾到江绵恒任校长的上海科技大学调研。卸任上海市长后,从2019年6月起,任上海科技大学第二届校务委员会主任,多次参加上海科技大学校务委员会会议。杨雄病亡当天,上海科技大学官网发文高调悼念。

从1994年至2021年,江绵恒一直拽著杨雄这个“铁杆亲信”,足见杨雄在维护江泽民家族利益中的作用非常重要。

不过,杨雄卸任上海市长后,没有晋升副国级官员,成为过去26年唯一没有晋升副国级的上海市长。由此可见,“上海帮”势力已大衰。

二、原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被判刑18年

2006年9月,陈良宇因涉违规挪用上海社保基金等,被免去上海市委书记职务,停止中共政治局委员职务,并被立案审查。2008年4月11日,陈良宇因犯受贿罪、滥用职权罪,被判刑18年,关进秦城监狱。

陈良宇在上海工作20多年。2001年任上海市长,2002年成为中共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

据海外媒体披露,陈良宇1984年3月任上海电器工业公司党委书记时,得知时任电子工业部部长江泽民的妻子王冶坪,是他公司属下一个电器研究所的总务室副主任后,常到那里和王套近乎,拉关系。这样,陈通过王获得江的提携。从上海老干部局副局长起步,一路被提拔重用,直至成为江在上海最信任的得力干将。

一直致力于揭露陈良宇等“上海帮”贪官的上海维权律师郑恩宠表示,所谓陈良宇挪用社保基金,是最后一笔,张荣坤挪用了30亿,那还有300多亿挪用给谁了呢?其中三分之二挪用到房地产上。连张荣坤这些小人物都可以挪用社保基金,更何况江泽民的儿子?他们在上海炒房地产,哪来的钱?

据维基解密公布的美国驻上海总领事馆2006年12月14日发往华盛顿的密电,多个前中共高层领导人的亲属,卷入上海社保基金案,包括江的两个儿子江绵恒和江绵康。

三、原中共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黄菊任内病亡

2007年6月2日,中共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黄菊病亡。

2015年底,黄菊骨灰盒葬于上海青浦福寿园公墓。据知情者透露,2015年,福寿园每个墓穴平均售价为80,211元,面积一般不超过1平方米。黄菊墓地占地10亩,即6667平方米,按均价折算,接近六亿元。

黄菊在上海工作近40年。1991年任上海市长,1994年任上海市委书记,1997年任中共政治局委员,2002年任中共政治局常委,次年任国务院副总理。

上海律师郑恩宠,因代理静安区东八块居民状告富商周正毅案,牵出以黄菊为首的上海官商勾结腐败网。

2003年5月28日,沈婷等八名东八块居民在法院大声读出郑恩宠代写给中共领导人胡锦涛的公开信,举报周正毅和“上海帮”官商勾结偷逃五亿元土地出让金的犯罪事实。“周正毅是黄菊在上海培养的‘企业精英’人物——现在已到了公开揭发大大小小周正毅的时候了。”消息一出,震惊世界,吸引数百家国内外媒体关注。

郑恩宠透露,黄菊升任中共政治局常委后,仍力挺接手上海的陈良宇、韩正等,打压揭发周正毅的群众,阻挠对周案的深入调查。

2009年4月7日,担任黄菊秘书10多年的王维工,因受贿1293万多元,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提拔重用黄菊的关键人物是江泽民。

1986年,黄菊升任分管意识形态的上海市委副书记,但他思想保守,禁演话剧《WM》。时任上海市委书记芮杏文看戏后,却表态支持。黄见事不妙,先是推卸责任,后得知被人上告中央后,情急之下,找时任上海市长江泽民求情。江正要用人,将黄调到自己手下,担任常务副市长。1989年,江泽民入主中南海,黄菊的仕途更是一路绿灯。

据海外媒体报导,对江泽民的知遇之恩,黄菊感激不尽。1991年黄菊任上海市长后,为与纽约和新泽西港口商讨合作事宜,带着几个副市长访问美国。“但是,他刚下飞机,什么人都顾不上见,什么事都顾不上谈,第一件事是在纽约唐人街麒麟金阁酒楼,请正在美国留学的江泽民公子江绵恒吃饭……”

四、原上海市副市长艾宝俊被判刑17年

2015年11月10日,上海副市长艾宝俊落马。2017年4月28日,艾宝俊因受贿、贪污五千多万元,被判刑17年。其妻因双肾坏死在艾被查前7天病逝。

据港媒报导,中纪委官员宣布对艾宝俊进行审查时,艾在相关材料上签字后说:“一切都完了,是该有的结局。”

艾宝俊父子被查,可能与上海覆盖最广的无线网络i-Shanghai有关。艾宝俊是i-Shanghai项目的主管官员。据大陆媒体报导,艾宝俊将上海i-Shanghai无线局域网络项目交给儿子艾卿运作,从中牟利。艾卿一度担任i-Shanghai营运公司的法人代表,并是该公司机构股东的执行事务合伙人。

i-Shanghai项目是由上海电信、上海移动、上海联通三家电信营运商负责建设,其牵头单位是上海市经信委。上述上海三家电信营运商,均是江绵恒的利益地盘。而作为项目牵头单位的上海市经信委,也与江绵恒利益关系密切。

还有港媒说,艾宝俊是上海政商圈内人所共知的江泽民长子江绵恒的死党。

五、原上海市检察长陈旭被判无期徒刑

2018年10月25日,陈旭因受贿7423多万元,被判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陈旭在上海政法系统工作近40年,历任上海市第一中级法院院长、上海市委政法委副书记、上海市检察院检察长、上海市法学会会长等。

陈旭落马的的推力之一,是2017年港商任骏良实名举报陈旭涉“四证人离奇死亡案”。

2006年秋,最高检察院反贪总局专案组进驻上海。不久,该案两名证人——上海第一中级法院法官潘玉鸣、上海虹口区法院法官范培俊,都在被专案组约谈后的当晚接受私人宴请,次日横死家中。

一个月后,卷入此案的上海华星拍卖公司总经理王鑫明、张慧芝夫妇,接受专案组询问后,在家中被杀,壁橱里的7000万存折和300万现金却分文未动。王鑫明被杀前,曾向政法圈的友人述说,因拍卖行股权纠纷、最高检的调查,人身受到威胁,他多次公开提醒上海市高级法院,并向公安报警称有人想杀他,却无人理会。

四证人离奇死亡后不久,最高检专案组不得不中止调查。四证人忽然死亡的连环命案,至今没有水落石出。

从1990年代起,上海一直有人公开举报陈旭,其中包括企业家、律师、记者,以及享受副部级待遇的离休官员,但都被一股神秘势力阻挡。陈旭不仅没有被查,反而步步高升,官至副省(部)级。

持续举报陈旭的原《南方周末》记者杨海鹏曾表示:“我走的这条路,太崎岖艰险,人生不可能走第二遍。被他(陈旭)劫掠的上海富人、过埠商人,四双手也数不过来。许多上海问题官员,被他下了符咒,只能听命于他,服从他那个利益集团的体系。他是上海地产党的‘大护法’。”

上海律师郑恩宠透露,陈旭之所以一路高升,是因为他任上海第一中级法院院长时,靠着从轻处理与江泽民之子江绵恒有关的周正毅案和整治郑恩宠,而被提拔为上海市政法委副书记,成为江泽民侄子吴志明的副手。

苍天不可欺 善恶终将报

以上五人的共同点是:都曾紧跟江泽民、曾庆红迫害法轮功,都存在严重贪腐问题,都以为有江、曾罩着,前程光明。

陈良宇曾经有可能成为中共中央总书记的继任人选。有报导说,江泽民曾准备将他作为接班人培养,让他接替胡锦涛。但是,即使在“上海帮”势力很大时,“狐狸还是露出了尾巴”,被胡锦涛一把抓住。胡通过查上海社保基金案,一举拿下陈宇良。

黄菊曾经有可能成为国务院总理的继任人选。江泽民在2002年中共十六大上退出中共中央之际,特地将黄菊调任中共政治局常委,次年又让他担任国务院第一副总理,指望他将来接替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但是,黄菊五年任期没满,就被病魔拖走。

艾宝俊曾经以为上海滩是上海帮的“大本营”难攻破。习近平2015年打虎时,1-10月,除上海外,中国30个省、自治区、直辖市都有省部级“老虎”落马,只有上海的“老虎”为零。上海反腐确实阻力重重。但是,到了11月,艾宝俊还是落马了。

陈旭曾经被认为是上海“政法不倒翁”,既有江、曾“上海帮”支持,又有江、曾政法系统亲信力挺,多少举报信都告不倒。但是,2017年3月1日,时辰一到,陈旭立即遭恶报。

杨雄既不是中央委员,也不是中央候补委员,江、曾硬把他扶上上海市长的高位。但是,时过境迁,杨雄卸任后,风光不再。一场突如其来的心脏病发作,更是要了他的命。

作恶者终将遭恶报,时候一到,谁也跑不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