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何俊仁:愿付代价换港人发声权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4月14日讯】为争取港人民主自由而发声的壹传媒集团主席黎智英、民主党创党主席兼资深大律师李柱铭、民主党前主席、支联会常委何俊仁等7人, 4月1日被裁定组织和参与2019年8月18日组织及参与未经批准集结两罪罪成,案件押后至本月16日求情及判刑。民主党前主席、支联会常委何俊仁表示,是为了一件正义的事情去做,付出这个代价是为了更多人能够表达自由。但他最大的感慨是,本应有机会管理香港的异见人士却被坐牢,“这不是个人的不幸,是整个社会的不幸、整个中国的不幸。”

9名被告中,梁耀宗和区诺轩两人早前认罪,黎智英、李柱铭、李卓人、吴霭仪、梁国雄、何俊仁、何秀兰7人均不认罪。除了梁国雄,黎智英及区诺轩,因参与初选被控违反“港版国安法”遭还押,其余6人获准保释,期间不得离港。除了梁耀忠,其他人都要交出旅游证件包括BNO护照。

反对极权专制等于反对中共 反对中共等于反对人民

民主党前主席、支联会常委何俊仁4月9日接受本报“珍言真语”专访时指出:“它(中共)可以因为你反对极权、反对专制,它(中共)就说你反对中共、反对执政者、执政的政权、反对政府,反对政府就是反对‘一国两制’、反对人民,这就够了,如果它真是要把你入罪的话,是没的讲的。”

何俊仁说,要恐惧的时候,就只能够回家,或者是只能够不说话,当什么都看不见。但他直言,这样做等于失去做人的尊严,他无法做到。

抓捕异见者非个人的不幸 是整个社会的不幸 整个中国的不幸

他说,最大的感慨是,20多年后,很清楚泛民在社会上一定是多数的,“但是竟然到了不是我们可以有机会管理香港,因为我们是多数,而是走向牢狱,去坐牢,20多年之后,这个我有些感慨。因为这不是个人的不幸,是整个社会的不幸、整个中国的不幸。”

为集会人士安全及社会秩序 “流水式”集会智慧疏散人群

何俊仁说,当时香港人很需要,也有一个很强烈的意愿要表达他们抗议港府、抗议警察暴力,但警察持续不批准公众集会和游行。到了2019年8月18日警方只批准维园集会,不准游行,但维园只能容纳8万人参与,当时主办方估计有30到50万人参与,因此采取“流水式”的集会疏散人群,“否则的话,8万人在里面,外面有20万,30万人,甚至40万人在外面,怎么弄呢?一定会乱的。所以我们为了集会的人的安全,也都是为了社会的秩序,我们一定要游行,就算我们被判犯法,入狱都好,我都愿意付这个代价。”

接着2019年10月1日的游行及2020年,六·四的烛光晚会都不获批准,六·四当晚,“我们呼吁那些人可以自己拿着烛光进去。其实那天也都是没一个大台,只是告诉大家,我们有一个集会。但无论怎么都好,如果你说非法集会,那你就告我们吧。我是觉得我不会与之纠缠很多法律的技术的问题。”

何俊仁说:“如果是一个这么和平,这么有秩序的集会,给这么多人能够表达他们的抗议,表达他们的心声,而最后需要我们几个带头的人负上这个责任,我是义无反顾,我愿意付出我的自由,换取大家可以能够发声,能够表达。”

连坐牢都不怕时就不会有太多恐惧

因此,何俊仁等参与者都表示很坦然,他强调:“最重要的就是不要怕,当我们连坐牢都不怕的时候,就不会太多不必要的恐惧,反而我们需要做的事,就是要有我们的原则,有我们做事所坚持的精神。不是我人多我就会恶,我人多就会欺凌别人,我们不是这样的人,但是我们觉得群众需要表达。”

付出代价是为让更多人能表达自由 无需羞愧

“但是起码有一件事情我是不需要羞愧。就是很多人说我戴着个手铐,觉得很羞愧,但我不觉得羞愧,就算拍照我戴着个手铐,被人锁著上车,我不羞愧,我不需要说自己光荣但是我不会感到羞愧,我是面对社会、面对整个公众、面对下一代,我是完全觉得我是为了一件正义的事情去做,我付出这个代价是为了更多人能够表达自由。”

公民抗命是一种可敬的精神

公民抗命,在终审庭里亦有案例,法官都表示,公民抗命有一个悠久的传统,是一种可敬的精神,而承担责任的人是值得尊敬的。何俊仁说:“因为公民抗命,他们要负上法律的责任。所以呢,我就不会需要讲到什么光荣啊,不需要别人去怎样赞赏,但我最低限度可以讲,我不会使法律界的人感到羞愧。”

打压异见者一定会受到历史裁判

中共为压制人民的自由,甚至使用法律工具来打压异见人士,何俊仁指,一定会受到历史的裁判,“历史一定会有公道的,是非是很清楚的。”

与受尽苦难的维权律师高智晟相比微不足道

何俊仁一直关心中国大陆,被中共迫害受尽苦难的大陆维权律师高智晟坐牢8年,至今下落不明。何俊仁说,他是一个很正义的人,他是当时的十大律师,他在北京可以赚很多钱,但后来当他帮助劳工、维权者伸张正义,后来为法轮功去做调查,甚至上书胡锦涛,要他调查法轮功案件,以致被停牌,最终被告颠覆国家罪,受尽苦难。

“我跟高智晟先生没得比,其实我是微不足道的,高智晟律师受的苦比我多很多倍。你看他的书写道,被关押的时候受到的酷刑,他受的痛苦,当他大叫的时候他都不知道原来叫的那个人是自己。你说多痛苦!人好像离开了肉体那样痛苦,并且长期这样单独精神和肉体的囚禁,这些是极其残酷的政权之下才能发生这样违反人道的行为。我跟他没得比,而且他的时间很长,从2006年到现在,还在受苦,我最近看到他的照片,出狱之后牙齿都没有了。”

最黑暗之时可能就是黎明快要来了

中共在大陆对维权人士的迫害目前正在香港上演,香港黑云密布。不过,何俊仁表示,有时候他有一些逆向思维,“最坏的时候我们就要想好的,最好的时候,好像华叔一样,我们就要想坏的。所以这个最坏的时候我觉得是有生机的,就不要觉得没生机,是不是。”

这个世界到了最黑暗的时候可能就是黎明快要来了,何俊仁说:“我觉得历史是不会在一个极权,或者一个领袖的布置下行使,我们中国是有希望的。我觉得无论如何,我仍然是充满希望的。我现在如果放弃希望,就没有意思了,那一定注定失败。所以我仍然是,就算坐牢我也会怀着希望,觉得这个环境一定会改变的。”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