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黑社会老大在看守所里的见闻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2月13日讯】听众朋友,您好,有一句话说“浪子回头金不换”,是说一个不务正业,不走正途的人,如果能回心转意、改邪归正,是非常珍贵的事情。今天这则故事是一位黑社会大哥被关押在看守所里的所见所闻,在亲身经历之后,他终于浪子回头的故事。

有一个人,他在乡里有点名气,就因为他有这么点特殊的地位,我们就称呼今天这位主角为雄哥吧。雄哥觉得自己是个侠肝义胆的人物,只是旁人不见得是这样看他的。他经历过的打打杀杀场面可没少过,后来是因为遭人诬陷的事情,被抓到看守所里了。

在警察送雄哥到看守所的时候,特别跟看守所的所长及狱警们交待了:“都别搭理这个人啊,他身上有好几条人命!”原本警察的目的是想孤立雄哥,不让他被抓的消息传出去,没想到,这一下反倒帮了雄哥,让他成了看守所里的特殊人物,只要他不招惹人,就没人招惹他,甚至还有人专门伺候他,给他提着脚镣,雄哥成了看守所里没人管的“牢头”。

那时是一九九九年,那年的四月二十五日北京发生了轰动全世界的万人和平上访,那是法轮功学员上北京呼吁结束不合理对待,争取合法炼功环境的一个请愿,人数众多,过程和平理性,当时的总理朱镕基出面回应后,事情圆满落幕,国际对这事纷纷给予正面评价。然而,在中共政权内部却开始了对法轮功的镇压,山雨欲来的氛围,即便是看守所里也不例外。

在看守所里定期不定期的要组织在押人员揭批法轮功,每个人都得发言,必须说炼法轮功怎么怎么不好,即使不知道什么是法轮功的人也必须得编个事说。揭批会上,监室里的人大部分都规规矩矩地坐着,雄哥在后边躺着。等队长进来以后,他才坐起来,在墙上靠着。每个人轮著说,从前边开始说,说来说去就说到雄哥这儿了,当时的情形,雄哥不说,队长也是不管的,可是当时雄哥也想表现表现,也想说两句,可是,他刚要开口,嗓子眼儿里堵得慌,“吭、吭”憋半天,一个字也说不出来。队长奇怪地看了看他,跟其他警察说:“走了。”一群人就都走了。

过了十来天,又开始新一轮的揭批。队长又把大家都叫起来,还是挨个儿瞎编,这次其他人编的更溜了。轮到雄哥这儿时,他又想说两句,表现表现。以前他撒谎可是张嘴就来,瞎编这有什么难的?可是又像上次一样,他就觉得嗓子眼堵得慌,啥话也说不出来。队长又纳闷地看了他两眼,又带着人走了。

这两次事情让雄哥觉得事情有点古怪。后来雄哥换了一个监室,这时抓进来一个人。这人看起来很老实,雄哥就问他:“你怎么回事?”他说他是炼法轮功的。雄哥一听,心想这可真遇见一个法轮功了,就问他:“法轮功怎么炼哪?你给我炼炼看。”这老实人就给雄哥比划了几下炼功动作。雄哥一看这炼功动作既缓且慢,没啥伤害性啊,就纳闷的说:“这也犯罪呀?”

后来,雄哥看见这老实人天天擦地,一连擦了好几天,就问他:“这都一个星期了,你怎么总擦地呀?”老实人回雄哥说:“我愿意擦,我愿意擦。”雄哥心想,这看守所里头都是些地痞流氓,这老实人肯定是受欺负了。这时雄哥的正义感上来了,在监室里负责管理其他犯人的犯人被称作“管号”,雄哥就问管号的说:“咋总让他擦地呀?”这个管号的犯人说:“他愿意擦,不信你问问他。”雄哥哪信,当时就跟管号的急了,说:“你怎么不愿意擦?”“谁愿意擦地?”这时这个老实人赶紧说:“真的,是我愿意擦的。”雄哥才知道这老实人真的是愿意为公众做点好事的人。

那个时候,雄哥从心里开始对法轮功有好感了。特别是两次说不出来话以后,他对法轮功总有点好奇,总想问问法轮功是咋回事。有一回,那个炼法轮功的老实人在监室里偷着看东西,让别人看见了,把他看的东西拿给雄哥。雄哥一看,就是在卫生纸上写着几首诗,大家谁也看不懂这诗写的啥意思。雄哥就问:“这写的是啥?”这名法轮功学员说:“这是我们师父写的,我们就学这个。”雄哥一听,冲口而出说:“学这个也犯法呀?共产党真不是东西!”他紧接着又问:“你就是因为这个进来的?”法轮功学员说:“我就是因为这个进来的。”雄哥不相信,就说:“你说实话,看看这个就能进来,真是邪门了。”对方又回说:“我真是因为这个进来的。”紧接着他又补充说道:“我们师父是教我们做好人的。”

雄哥越想越觉得奇怪,他还是不太能相信这法轮功说的。在看守所里还有一个老头儿,也是炼法轮功的,雄哥就去问他法轮功是咋回事。这老头回说:“你也别问了,你不懂,你也炼不了这个。”

可是每次看守所放风的时候,雄哥就看见这两个炼法轮功的总在一块儿唠嗑,有时候他就悄悄的到他俩后边偷听,想听听他们究竟都说些啥,想了解了解法轮功到底有啥秘密。可是他俩一发现雄哥在偷听,就不聊了。

差不多过了半年,因为看守所要翻新,把大家临时转到其它看守所。刚转到另一个看守所,就又有个人被送了进来,这人看上去无精打采的。警察告诫其他人:“谁也别搭理他,他三天没吃饭了。”雄哥就问他:“你干啥的?”他说:“炼法轮功的。”雄哥好心的问说:“吃饭吗?给你点饭。”对方说:“我真不吃,谢谢,谢谢。”雄哥又问:“喝点水吧?”对方连水也不喝。原来这名法轮功学员正在绝食抗议。

第二天,有两个犯人拎着灌食的东西进来了。雄哥问他们:“你们干啥?”这两犯人说:“所长让给他灌食。”雄哥听了就对这两位犯人说:“灌啥食啊,灌死了你们负责啊?灌食有多难受你们知道不?你们傻啊?缺心眼儿啊?”谁都知道雄哥在看守所可是不能招惹的人物,这两犯人很为难的回雄哥说:“是A科长还有所长让灌的。”雄哥又说:“他们让你灌你就灌啊?我是为你好,出了事科长给你顶还是所长给你顶?”犯人一听,不知怎办,就回去汇报去了。

一会儿,A科长和副所长进来了,他们问雄哥说:“咋啦,这个人你认识?”雄哥回说:“不认识啊。”科长说:“那你咋说不让给他灌食啊?”雄哥回说:“谁说我不让灌食?我有权力不让灌食啊?”听了雄哥这样回复科长,负责灌食的犯人赶紧说:“那,那就灌,马上灌。”雄哥就跟科长说:“A科长,我可是为你好啊,气管和食道紧挨着,插错了很容易呛死。真呛死了,就是你的事儿。”科长一听吓了一跳说:“真的是咋的?你别吓唬我行不?”雄哥说:“我吓唬你这个干啥?他又不认识我。”这时在旁边听着的副所长啥话也没说,转身先走了,科长一看,就说:“拉倒吧,撤!”

听众朋友,在看守所里被强迫灌食,是真的可能出人命的,这位法轮功学员因为雄哥的仗义,因此避过了这回的风险。

后来又发生了一件事。在看守所里雄哥是天天有人来接见的,有一天雄哥去接见回来,看见监室里的那个南方小孩在那窝著,看起来很痛苦,阅历丰富的雄哥估计他是肋骨被打断了。这时有人上来跟雄哥简单说了情况。到了晚上集合的时候,点完了名,雄哥就问:“今天谁打人了?”没人吱声,雄哥很威严的再问了一次:“谁打人了?都给我站出来!”这时有四个人站出来了,这四人站在监室两边通铺的中间过道上。雄哥就从这头儿打过去,又从那头打回来,打的特别快,监室里谁也不敢吱声。

听众朋友,故事一开头说雄哥自认为是侠肝义胆的人,意思是说虽然人们看着他是逞凶斗狠,打打杀杀的,但他的内在仍保有着良善,他觉得自己的作为是侠义的。过去总说人的善心就是佛性,善心常存就是佛性常存,那么就有机会把人生的歧途扳回正途。而雄哥就是这样一个例子。

自雄哥为南方小孩打抱不平之后,那个法轮功学员就对雄哥有好感,愿意跟他说话了,雄哥之前在后边偷听法轮功有啥秘密都没听到,现在这名法轮功学员主动跟他讲了许多,跟他讲法轮大法有多好。有时候雄哥福至心灵的也让这法轮功学员教他炼功。法轮功功法里有一套是要盘腿打坐的,尽管雄哥当时还戴着脚镣,他仍硬把腿往上搬,这样盘腿那种疼法就别提了,旁边的人看到雄哥的脸都疼得变形了。几个伺候雄哥的小伙子就骂那法轮功学员:“你看,你非得教他炼这个,看看他都疼成啥样了!”不过这种苦可是雄哥自己愿意吃的。有一次,一个狱警队长看见雄哥在那坐着,就冲着雄哥喊:“你干啥呢?”雄哥说:“别嚷了,我炼法轮功呢,太疼了!”,“炼法轮功?”狱警队长不相信,摇了摇头走了。

这名法轮功学员过去背过法轮功师父写的书,他就给雄哥写他记得的东西。雄哥在他写的内容里知道了法轮功师父在书里写的“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也对“修炼”有了模糊的概念,同时也知道了法轮功是修炼。可是这名法轮功学员会背的有限,他对雄哥说:“我看你这是要得法,这样不行,真有一天我要回去了,我一定得给你拿一本书来。”就在他说了这个话以后的第二天,雄哥的判决下来了,脚镣被摘掉了。

一个多月以后,这名法轮功学员出去了。雄哥心想他出去了,可能很快就会送书来。果然没几天这名法轮功学员就来了,当时他找了看门的队长,这队长听说他找雄哥,就说,你一个法轮功找他个黑社会干啥?接着就把他轰走了。隔天,雄哥正在接见室跟人讲话时,进来了一个陌生人,当时雄哥就有一个强烈的直觉,他认定这人是给他送书来的。雄哥就问这人说:“你找谁呀?”这人说:“你是某某某大哥吧?”雄哥一听,就说:“你是给我送书的吧?”然后指著面前的桌子说:“搁这儿吧。”当时这人可能被镇压的腥风血雨给吓坏了,把一本《转法轮》放下就赶紧告辞了。

可拿到《转法轮》这书以后,看了一半儿,雄哥就怎么也看不进去了,就放那儿了。两个月后,又进来一个法轮功学员,是从精神病院转来的。这人是怎么被抓的呢?原来他们村有一个人又盗窃又打架,被判过刑,刚出来了又抢劫,然后又被抓了。有人就对这抢劫犯说:“你承认你是炼法轮功的,我们就不判你了。”之后,中央电视台《新闻三十分》就播出新闻说:一个炼法轮功的又偷盗又抢劫。这名法轮功学员看见这则诬陷的报导,就拿了一个小喇叭到天安门广场上反复大喊:“《新闻三十分》那个新闻是假的,某某某是我们一个村的!他是个劳改犯,根本不是炼法轮功的!”便衣看见了就来抓这名法轮功学员,他接着边跑边喊“法轮大法好!”但最后他还是给抓了。这时一个外国人正经过,问是怎么回事,便衣赶紧说,“这个人是精神病。”这名法轮功学员就这样被送进精神病院关了半年。

隔天早晨,雄哥让人去叫这名法轮功学员到风场教雄哥炼功,这人一醒来,还以为在精神病院呢,到了风场就大声嚷:“干啥?”,雄哥说:“你咋还这么烦呢?你也不像个大法弟子。”这人又问雄哥:“你要干啥?”雄哥说:“教我炼功。”这人一时还明白不过来就说:“这事儿找我干啥?”雄哥一听就回:“人家法轮功都是按真、善、忍要求自己,我让你教我炼功,你还这么烦,你是个大法弟子吗?”这回这人明白过来了,赶紧认错说:“我错了,我错了。”

然后这人就教雄哥炼功。可他一做动作,雄哥一看他这动作也太难看了,就说:“你快拉倒吧,你这也太难看了,你看我的。”然后雄哥一炼,这人也笑了说:“算了吧,咱俩谁也别说谁了,都不怎么样。”

有一天,炼完功,雄哥想读《转法轮》,可是却总看不进去,雄哥就喊这名法轮功学员说:“你过来,给你本书看。”这人摆手回绝说:“我不看你们的书。”雄哥说:“你看看吧。”他拿过书一看,吃了一惊,“你哪来的这本书?”雄哥说:“你看不看?”他赶忙说:“看!看!看!”

这人对这本书真是爱不释手,想看,但是又紧张,东张西望的。看本书,尤其是本教人做好人、怎么修炼的书会有什么问题呢?虽然荒谬,可当时若被抓到是会被残酷折磨的,所以这人才这般的紧张害怕。雄哥就对这人说:“你就放心看吧,没人管你。”这人就放下心来看了。他这一看就没完没了了,饭都不吃了,一看就看了好几个小时。雄哥看他这样,就好奇了,心里想:这书里肯定有东西!雄哥就凑过去说:“你怎么这么看啊?”这人听出雄哥的心思就说:“你也想看啊?你还没看过吗?那先尽着你看,你啥时候不看了,半夜里,或吃饭时候不看了,你招呼我,我再看。”

雄哥把书拿过来,又从头认认真真地看了一遍。这回他才真的读出了滋味,觉得这书可好了,他看完一遍还想看,就不想给那名法轮功学员了。有一天,雄哥正看书呢,一个队长看见了,问说:“看啥书呢?”雄哥回说:“法轮功的,《转法轮》。”这队长以为雄哥在逗他,“你还看《转法轮》?拉倒吧。”雄哥把书翻开,让他看,他一看,也吃了一惊:“真是!”接着队长又说“好,好。你这样的人都看《转法轮》,那社会治安也不用治了,你快看吧,好好看。”

后来看守所说三号监室太乱,就把雄哥调到三号去,让他去管一管。到了三号,雄哥就问:“这里有炼法轮功的吗?”犯人指著一个法轮功学员说:“有,那个就是。”这样他又见到了一个大法弟子。雄哥给这人《转法轮》看,开始他也是说“我不看你们的书”。 “那你看啥书?”“我就看我们修炼的《转法轮》。”雄哥就说:“你看看,这是啥书?”他一看,先是吓了一跳,问雄哥:“你是炼功的?”雄哥回说:“怎么说呢,你说我是炼功的,可我不是因为这个进来的;你说我不是炼功的,我也看《转法轮》这本书。”他替雄哥担心的说:“在这里给我看这个书,你会受不了啊!”雄哥说:“你要看只管看,啥也不用管。”但是,这名法轮功学员也许是怕会牵连雄哥所以不太敢看,看了一会儿就放下了。中午的时候,雄哥就让这人来教他炼功,这人以前是法轮功的辅导员,炼功动作特别标准,五套功法雄哥基本就学会了。雄哥就这样在看所守里成为了一名法轮功学员。

后来,队长、副所长又来跟雄哥说,让他去管管四号监室,那个号谁也管不了。那屋的人分好几拨儿,连坐板都不好好坐。雄哥回说:“我现在炼法轮功了,我不管这些事儿了。”他们说:“你别捣乱了,炼啥法轮功,你快点去管管吧。”看守所里的干部们都知道法轮功是修炼“真善忍”的,那时谁也不相信雄哥能炼法轮功。

雄哥到了四号监室,就坐那儿看书,啥话也没说,可监室马上就有规矩了,到时间就坐板了,就有主动要求值班的了。在这个监室里也有法轮功学员,每天早起跟雄哥一起炼功。后来一次接见时,雄哥的外甥儿来看他,他说:“二舅,你看外边人都等着你回去呢,你怎么在这里炼这个了?”雄哥跟他说:“别跟我说这些,这个法我是修定了,说别的都没用了,我啥也不要了,我就只要这个法了。”

有一天,雄哥中午去洗手间解手时,负责伺候他的一个年轻犯人端著水盆,蹲在一边等著时,突然,他对雄哥说:“大哥,你看那都是啥?”雄哥一看,自己拉的都是特别黑的血,那时他已经拉了挺长时间了,雄哥看了,自己也吓一跳,但是他感觉身体没啥不对劲,相反的还特别舒服,也就没管它。洗完澡之后,该炼功还炼功。炼完功回去的时候跟其他法轮功学员说起这事儿,这个学员高兴的说:“太好了,师父管你了,这是师父给你清理身体呢。”雄哥这才想起《转法轮》里面写道:“净化身体只局限在真正来学功的人,真正来学法的人。”雄哥很高兴,因为法轮功师父已经肯定了自己是个真正来学功学法的修炼人了。

听众朋友,这就是一个黑社会大哥在看守所里得法修炼的经历。后来雄哥被关进监狱后,就公开修炼了。在他的工作台旁边有两个大工具箱,里边有全套的法轮功师父的书籍和文章。雄哥每天除了学法,就是炼功,有时间还给新关来的人讲法轮功的真相,劝他们退出中共。雄哥开玩笑的跟外边一个法轮功学员说,你们是业余修炼,我在里边是“专业修炼”的。

就这样,打打杀杀的雄哥消失了,浪子回头。听众朋友,您想想这对故事里的雄哥,或是对我们的社会是不是都是一桩好事呢?今天的故事就到这里了,我们下次见。

原文链接:http://www.mhradio.org/showprogram/10838.html

(转自明慧网/责任编辑:王晓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