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匪夷所思的死亡法 盘点中共的谎言套路

慧月瞰今昔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9月22日讯】大家好,欢迎观看慧月瞰今昔。

江苏12岁学童竟被老师“摸”死?

大陆小学生的开学日期是9月1日。新学期开学第二天就发生了悲剧,江苏盐城阜宁师范附属小学一名六年级学生在学校老师殴打后晕倒,被送往医院后抢救无效死亡。

有人爆料说,这个孩子当天下午曾遭老师教训,但当事老师声称只是“摸了一下”。然而,家属却发现孩子的遗体皮肤上有多处青紫外伤,胳膊、脖子、嘴巴、耳朵上都有青紫,要求校方调取监控录像却遭到拒绝,警方在随后的通报中也坚称“无殴打等体罚行为”。

有报道说,该学生在学校昏迷后,校方并未第一时间通知家长,也未第一时间呼叫“120急救”,而是由学校教导主任帮忙进行救助。家属质疑,孩子平时身体健康白白胖胖,送到学校之前好好的,如今却突然冷冰冰躺在殡仪馆,他身上的伤痕究竟是怎么来的?为什么学校要等家属到了才送孩子去医院?期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孩子的真实死因到底是什么?真的只是被“摸”了一下吗?

校方至今未给出回应,然而教育局和“有关”部门却迫不及待开始了维稳工作,试图阻止家属讨要说法和网络舆论进一步扩散。

四川10岁女生被老师殴打身亡

无独有偶,9月10日,四川广元苍溪县“高坡镇”中心小学一名女生宁宁(化名)遭到数学课老师殴打后身亡。

和宁宁同班读书的双胞胎妹妹目击了全过程,说因为做错了两道数学题,老师王某便让宁宁跪在讲台上,揪耳朵、打脑袋、打手板,当时宁宁已经出现擡不起头、身体支撑不住的情况,可老师却未及时送医,直到家属赶到学校,但为时已晚。联系校方被挂断电话,当地教科局工作人员却否认该学生系体罚致死,并以调查尚未结束为由拒绝公布宁宁死亡原因。

孩子是家庭的希望和未来,家属不过想要弄清楚孩子死亡的真相,然而就是这样小小的要求,却问天不灵问地不应。

10岁、12岁,都还只是个小孩子啊,正是像花儿一般的年纪,然而这花朵却未等到绽放就凋谢了。在中共独裁统治下,人命可贵一直就是赤裸裸的谎言,这两起事件并不是个案存在,包括前一阵讨论沸沸扬扬的、武汉协和护士“坠亡”案,一个在中共病毒疫情前参与一线抗疫的医护人员、一个家中有嗷嗷待哺2岁女儿的母亲,因抗议“护理部”领导不作为并实名举报,却突然在医院被“坠亡”,官方给出的答案是“自杀”,院方也仅仅给出两行字的模糊回复,就为这个事件画上了句号。但人人皆知,她不是死于病毒,而是死于这个邪恶的体制。

还有更远一些的,如云南省玉溪24岁男子李荞明在看守所遭遇“躲猫猫”死亡。当地公安机关称该男子因与室友在看守所天井玩“躲猫猫”游戏时,不小心撞到墙壁而死亡。但死者家属认为此答案十分荒诞选择向媒体曝光,在舆论压力下,官方才发布消息称李荞明是被看守所内的狱霸殴打致其死亡,并不是玩“躲猫猫”游戏而死。此事当时也曾在网络上迅速引发热议,但很快消息被删除、家属被熄声,最后不了了之。

中共公检法之下的奇怪死亡法

一年后同样的事件再次发生,河南省鲁山县男青年王亚辉在看守所内“喝水”死亡。警方称是在提审时喝开水后突发病亡,然而家属却发现遗体有多处伤痕,包括乳头被割、头上有洞等,明显曾被暴力对待。

还有“睡觉死”、“洗脸死”、“冲凉死”、“抠粉死”、“盖被死”、“吞鸡骨头死”……这些事件最初都因官方给出的结论太可笑、家属找媒体曝光而引发舆论关注,然而最终都在当局同样的”维稳”套路下没了后文。

中共一直宣称自己是依法治国,而法治国家的标志是有及时、透明、公开的自我纠正制度,以避免个别司法人员的行为伤害整个法治环境;但在中共制下的社会,不论是校方、院方、还是警方、政府部门,都没有及时、主动启动追查机制,而是一次次用政府公信做谎言的背书,切断死者家属寻求异议表达机制,使得这些奇特死法没有正常的法律解决通道,家属只能忍辱吞声,否则就有”被消失”的危险。这样的社会,是法治社会吗?

如果说个体的声音是微弱的,一方面举证艰难,而死人是不会说话的,所以中共才会越来越猖獗,小到基层执法者大到整个国家机器,都谎话连篇甚至不需要逻辑也不需要考虑民众的感受;除了不断发生的“奇特死亡”个案中充斥着令正常人无法信服的谎言,这样的荒诞逻辑还出现在许多其他方面,如我们上期节目提到过的内蒙学生家长罢课事件,近日仍在不断发酵,抗议也从国内扩大到了海外,在这一事件上,有关部门人员又是如何面不红心不跳当媒体记者说谎的呢?

内蒙古反汉化抗议发酵 外交部污蔑

由于中共强行在内蒙古少数民族地区学校改用汉语授课并封锁蒙语聊天平台【Bainu】,触发了当地学生家长的大规模抗议。当局虽然动用了一切”维稳”手段却无法平息人们的愤怒和保卫母语文化的决心,近几日连海外的蒙古族人也站出来维权抗议,包括日本蒙人在东京大使馆前举行抗议活动,及近百名蒙古族裔及维权人士在华盛顿的中国驻美大使馆前举行抗议集会,他们高举的横幅上用蒙语写着“停止同化政策”、“保护蒙古语言”等标语。

然而,蒙古族人这些自愿自发举行的和平抗议和维权行动,却被中共定性为“受境外势力煽动的反政府事件”,外交部发言人更将维权行为污蔑为“政治炒作”。当地政府则以强制手段责令蒙古族公职人员必须带自己的子女去学校报到,否则给予纪律处分、开除威胁;目前警方已对100多名内蒙人士发出通缉令,罪名是“寻衅滋事”,并在网络发出举报悬赏令,扬言“聚众就查”。

从以上一系列新闻事件,我们不难发现,这其中中共治国的说谎套路和事件结果:“1.草菅人命,罪恶曝光——2.仓皇对策,荒诞解释——3.家属不满,求助媒体——4.虚假证人,虚假调查——5.有关部门出来和稀泥公布结果——6.压制与论——7.家属闭嘴,反抗者被消失——8.热点结束”。没有人出来为这些生命负责,也没有人为那些损失负责,只留下那些带引号的词语在持续不断更新,并成为当年中国大陆网络流行语,暗示著某些不可言说的“荒诞”,也映射出民众的无奈和愤怒。也许对于有关部门而言,他们只是阻碍“稳定”的一粒沙子,但对于当事人家庭,带来的却是家破人亡的惨剧和无法抹去的终生伤痛;对全社会而言,则会产生极其恶劣的影响。

谎言是中共独裁的邪恶本质

为什么中共的谎言治国能够在中国大陆维持下来?慧月认为,主要有以下几个原因:

一、共产党的统治之本就是欺骗

儅一个政党的执政地位是骗来的时候,很难让它们停止欺骗,因为一旦它们骗不下去了,所有的谎言都将被揭穿,因此它们绝不会主动停止撒谎和欺骗。儅统治者撒谎成瘾,基层执法人员就会变本加厉,以继续维持其独裁统治和获取利益需要。

二、说谎的代价小,没有有效的制度来制约

中共依靠独裁在中国大陆从上至下形成了一张巨大的利益网,里头布满了权钱交易;即使只是基层执法人员,只要拥有一点公权力,就可以为所欲为,说谎犯罪的代价极小,即使被发现谎话不合逻辑,只要“宣传”技俩到位,信息管制下压制百姓仍然有效。

三、中共全民洗脑教育,无神论者失去道德约束

西方社会普遍受到宗教和道德的约束,对说谎这种行为的容忍度低,然而中共的目的是愚民,几十年来不遗余力的摧毁中华正统文化,并进行无神论洗脑教育,聼党的话跟党走,已经让中国绝大多数人成为无神论者,没有了道德约束则民心易控,为了生存竞争各行各业都说谎,连统计局的数据都是假的,使社会进入一个恶性循环。

四、极端控制人员流动与信息交流,愚民+奴民

中共一直大力发展国营单位并垄断生产资料,控制经济命脉遏制民营事业的壮大;在信息交流上,更是建了一堵巨大的”高墙”,将国内民众与外面真实的世界隔绝开来,因为一旦听闻、知晓,接触到了真实的世界和自由,有谁甘心为奴呢?

中共官员说谎不打草稿已经成为人们共识。在中国被禁用的推特上,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成功翻墙写道:欢迎到中国享受自由。儅美国共和党籍联邦通讯委员会(FCC)委员Brendan Carr(卡尔)发推回复:“太好了,我想和艾芬医生聊聊,你能让她不被消失,让我们能够交谈吗?”

然而他的问题永远不会获得坦诚回答。说出真相需要付出代价,而说谎不用付出代价,”华春莹们”的家人在享受西方社会的自由,却把人民封闭在高墙之下,因为黑幕一旦揭开,中共的统治便无以为继。因此,面对各国的谴责,中共反而变本加厉地用谎言为武器,并倾国之力掩盖真相、继续欺骗;尽管如此,正是那些被奇特死亡的知情者们、集中营遭难的新疆人们、国安法下的香港人们,以及经历文化清洗的内蒙人的遭遇,让更多人开始清醒并选择站出来,而这,正是中共所害怕的!

感谢您收看这一期慧月瞰今昔,我们下次再见。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