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以家人做要挾 中共「政治株連」風盛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1月26日訊】中共的政治「株連」手法,愈玩愈烈。以家人的工作、孩子的就學等作爲要挾,來迫害維權人士異見人士,案例數不勝數。

陝西維權律師常瑋平,長期參與人權和公益案件,被兩度監視居住且遭受酷刑。中共脅迫他的妻子陳紫娟不許發聲,否則就讓她失去工作。

陝西維權律師常瑋平妻子陳紫娟:「他們把他的父母,就12月份舉牌之後就關在家裡,把手機收走,跟外界沒有任何聯繫。我的爸爸也被他們收走了手機,也派人跟蹤。還不允許家人跟我聯繫。我還聽說他們開始在全國到處找以前跟常瑋平有接觸的人,開始錄筆錄,還歪曲常瑋平原話的意思。這個讓我非常的害怕,我就覺得他們要置他於死地。」

今年1月陳紫娟打破沉默,在網上為常瑋平鳴冤,並向多次威脅她的寶雞國保提出控告。

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4年的北京人權律師余文生,妻子許艷,一直奔忙在為丈夫鳴冤的路上,並經歷無數次的打壓。

北京人權律師余文生妻子 許艷:「首先他被剛被失去自由的時候,對我進行了三次傳喚,傳喚到派出所。有一次長達19個小時,沒吃沒喝,上廁所都得開著門盯著。然後有一次傳喚了9個小時,讓我做那個審訊椅,還把前面扣上,那等於又動不了的。那次還讓我脫光衣服檢查。當時我記得我就無助的大哭。」

許艷出門被跟蹤、被限制出行,警察還故意選在夜裡來搜家。孩子的心靈受到極大傷害。

她痛斥,余文生案涉及諸多程序違規。1月14號,她才在徐州市看守所,和丈夫進行三年來的首次視頻會面。看到余文生與過往形象差距很大,許艷擔心他的健康狀況持續惡化。

許艷:「目前十天左右就會面臨著分監獄的問題。其實余文生他的戶口也是北京戶口,我和孩子也居住在北京。從法律規定來說,他應該給他調回北京的監獄,不應該把他從北京弄到江蘇徐州一千六百里以外的地方,這個是給家庭製造更多的傷害。」

北京異見詩人王藏,因言論觸動中共極權統治,去年被以「煽顛罪」逮捕,他的家人也相繼受到株連。妻子王利芹被以同一罪名抓捕。妻妹王曉敏去年9月被公安傳喚後,失去蹤影。 王藏的四個幼子也與外界失聯多個月。

前大連公安劉曉斌表示,連坐是中共常用的下流手法。中國良心律師高智晟當初遭受監獄酷刑迫害,也不屈服。國保就對他的妻兒下手。

前大連公安劉曉斌:「在這種情況下,高智晟就同意,配合他們所謂寫悔過書。但即使這樣,國保提出的條件,說當初高智晟給胡錦濤,包括溫家寶寫那個信提到的關於法輪功被迫害的事情,全部是造謠,高智晟說到這個:如果你要是談這個條件的話,你就讓我的妻子孩子去死吧。這個條件我是不可能答應的。」

在中共的株連迫害中,大陸法輪功學員家屬的受害程度極為嚴重。親人無法升學,不給提幹,不讓上班,不能升職,不讓參軍,甚至被抓捕入獄。

2000年,山東濰坊法輪功學員陳子秀被中共折磨致死,引起國際廣泛關注。然而,2008年,《明慧網》披露,陳子秀的親人一直受到株連迫害,多人被非法勞教,甚至被酷刑至生命垂危。

此外,在709大抓捕後,中共不斷用「逼遷」手段,去株連迫害多名維權律師的家屬。其它常見手段,還包括人身跟縱、把年幼子女趕出學校等,逼迫親友疏遠她們。

不過,面對株連打壓,很多正義人士沒有屈服,包括遭受中共二十多年打壓的法輪功群體家屬,也包括這些看似柔弱的「709家屬」。

劉曉斌:「中共這些邪惡人員,他們不能理解,也是理解不了的。信仰的力量,是人世間任何邪惡的力量它無法戰勝的!」

劉曉斌寄語中國大陸的同胞,「正義也許會遲到,但從未缺席。」邪惡及其幫凶們,都面臨著清算,而且這一天不會很遠,希望大家堅持!

採訪/陳漢 編輯/王子琦 後製/陳建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