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通化无预警封锁 15天送1次菜面临断粮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1月31日讯】中共病毒疫情在中国大陆持续升温下,吉林省通化市无预警封锁,导致当地民众缺粮断粮。有当地居民告诉《大纪元》,当局15天之内只安排给他们送过一次菜,而今有些家庭又面临断粮了。

无预警封锁

家住通化东昌区民主街道的陈雷(化名)告诉《大纪元》,他所在的单元楼出了一名通化“零号病人”的次密切接触者。

1月14日,社区“网格员”(指定区域工作负责人)打来电话,让陈雷去做核酸检测。回家后,在没有任何通知和准备的情况下,单元楼被封了。

“这也能理解,”陈雷说,“怕造成恐慌,这得理解政府,如果一说封城,老百姓还不都急了,都得去买菜,那不给政府制造压力了吗?”

紧接着,住户们被做了第二次核酸检测,然后陆续封了小区;又做了第三次核酸检测,然后封了户。

吉林疫情严峻,通化市急建1186间隔离方舱。示意图。(图撷取自微博)

封锁15天送一次菜 又快断粮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让陈雷无法继续“理解”了。

“突发事情,可能有点忙不过来,咱可以理解。但是到现在为止,都15天了,就送了一次菜。”他说,“一捆蒜苔,两个罗卜,三个胡罗卜,一棵大白菜,三个圆葱(洋葱),4袋挂面。”

而且,这是在1月26日,也就是中共央视主持人白岩松追问通化市长李平的第二天,才送到的。

李平当时给出的解释是:短时间内订单太多,线上拥挤,网上平台就失效了;线下配送,由于实行了严格的封闭管理,社区的工作人员入户运力不足。

他还称,“高风险区东昌区的居民封闭管理了11万户,我们争取今天晚间12时之前,给他们全部配送到位。”

陈雷披露,政府在送来这些食物后又消失了。他现在能省则省,主要顾著孩子。他说,“一天吃两顿饭,昨天我就吃了一顿,得紧著给孩子吃呀,我要是嘁哩咔嚓都给吃了,那孩子吃啥呀。”

“就我跟我儿子,我们家两口人还能维持两天到三天吧。我朋友家就不行了,我朋友家今天就剩一颗白菜,还有一个萝卜,他们四口人,他家就没有菜了。我跟我儿子吃的少呀。”

通化政府给市民一家人5天的菜量,一袋40元钱,还有大量市民没有收到蔬菜包。(网络截图)

网购物价奇高 设最低消费门槛

除了苦等当局配送,居民也可以在微信群里下单买食品,只是价格贵得吓人。

陈雷说,“不是那网上报的吗,什么肉、蛋奶都不缺。三十块钱一斤,上哪买去?咱也没有钱,买不着。三个猪爪子一百块钱,我都笑了。”

陈雷家庭困难。他曾经在外地做了几十年的药品销售临时工,没有五险一金。三年前父母生病,他辞职回家,为父母看病花光了积蓄、欠了外债,但父母还是走了。

去年夏天,妻子也离开了家,只剩他一个人带着刚上初中的儿子。

陈雷说:“九月份我儿子刚开学,我记得清清楚楚,家里一分钱都没有,给我愁的,我就开始卖咸鸭蛋。”“夏天的时候在楼下卖点咸鸭蛋,冬天寻思著做点小买卖,还没等做哪,就开始封城了。完了,钱都押在货里,冬天我想卖点冻货,刚进完货,就卖不上了。”

此外,陈雷腰部骨质增生压迫神经,走路得拄著拐杖。但他这样的条件去申请低保被拒绝,“说不够级”。

“那天有一个买大葱的大姨,我问她了,(说)三棵葱二十块钱。我笑了,只能笑一笑,那能说啥呀。”他说。

此外,当地网上下单还设了最低消费门槛,得买足50或100块钱才给配送。陈雷说,“像我们这种(买得)少的,我们家里现在我跟我儿子俩,葱、姜、蒜都没有了,酱油没有了,家里还有盐,还有半桶油,我寻思著等(凑足钱)一起吧。”

网购的另一个最大问题,就是许多老年人根本不会使用微信,也不懂在线支付。

陈雷所在的小区是棚户区改造的,位置偏僻,居住的老人较多,年轻人少。“一讲用微信啥的,老年人他们都不懂。所以说,我们都是邻居互相帮忙。就说谁要买菜了,我家买菜了你们谁买点啥啊,帮忙喊,不帮喊不行。”

社区人员难联系 住户难获物资

陈雷说,最令他生气的是联系不上社区网格员。“我们这个单元,竟然喊了两天网格员没喊着人。一喊到人,就给你们电话,(让)你们跟他(某某人)联系。”

对被封户的人来说,网格员至关重要,因为他们直接指挥配送物资的志愿者。有一次,陈雷下楼喊住路过的送菜志愿者。

“他说了,你们得跟那个网格员联系,网格员单独给你们按排志愿者。我说,我们打网格员的电话打不通呀,他说,那没办法,他们联系不了。我说那什么意思,那意思是我们得冲出去呗?后来志愿者才给俺们送的菜。要不,俺们那天(26日)都吃不上菜。”

陈雷和邻居们着急找网格员,还因为志愿者并没有将物资真的送达目的地。

“第一次送菜时,(社区)志愿者都不来,是我们喊的,喊了是我们小区志愿者进来给俺们送的。”他说,“我们小区有那个在网上订了一些菜,人家给送到卡点儿,送到卡点儿以后这些志愿者就互相推,怕(感染)呀,没人给我们送。”陈雷说。

然而,卡点离小区还有两站公交车的距离。

“我现在就想说,这个网格员呀,能不能在这个群里头真正的听老百姓的呼吁,他能不能回答一下?”

此外,住户有时候也喊在附近的警察帮忙,让他们给找个志愿者。陈雷说,但是“他们说,这事他们管不了。”

“送吃的就行,不要求别的”

此次疫情封锁,大连、石家庄等地又出现民众“喊楼”发泄不满、表达诉求的现象。

陈雷说,“我们不喊楼,当时很多人是说(这会带来对)通化的负面影响,我们就觉得毕竟是自己的故乡,不说这些事,最开始问我的时候我也说通化挺好。我都不想跟你们说,今天晚上实在是非常生气,喊网格员喊不着。”

此外,住户拨打12345便民热线也一直打不通。“不知给你排到多少号以外去了,都在打。”

陈雷说,他不知道别人家的物资怎么样,“反正我们家是缺了,因为很多网购的咱们也用不上”。

他也不知道开春以后该怎么办。“我现在最想表达的就是网格员赶紧接电话。网格员就是社区的,多少人找社区,电话打不通。”他说,“我就是希望赶紧给我们送吃的就行了,不要求别的,不敢要求别的,太奢侈了。”

(责任编辑:文馨)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