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乔州诉讼揭大规模选举舞弊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Adrian Norman撰文/原泉编译

律师悉妮‧鲍威尔在乔治亚州发起一项主要法庭诉讼,宣誓声明和宣誓证词佐证了选举舞弊的惊人程度,同时还违反《宪法》以及多项违反州法律的行为。

虽然最具争议的指控与多米尼恩投票系统(Dominion voting system)有关,但还有许多其它证据表明存在明显的非法行为,并对2020年选举的合法性提出质疑。

这项诉讼是代表多名注册选民发起的,他们寻求“搁置和取消对美国2020年总统选举结果的认证”。

鲍威尔在乔治亚州的诉讼中声明:“作为民事诉讼,原告的举证责任是‘优势证据’,乔治亚州最高法院已经明确表示”,原告没有义务证明﹐如果选民的缺席投票是正常的,他们会如何投票。原告只需证明有足够多的不正常投票来质疑结果(引用Mead v.Sheffield,278 Ga.268272601 S.E.2d 99102(2004)(引用Howell v.Fears,275 Ga.627571 S.E.2d 392(2002)。

以下是一些最引人注目的披露:

原告律师提到2020年春的一项诉讼,该诉讼与乔治亚州民主党公司(Democratic Party of Georgia, Inc)、民主党参议院委员会(Democrat Senatorial Committee)和民主党国会竞选委员会(Democratic Congressional Campaign Committee )达成和解,诉讼指控处理缺席选票所制定的标准直接违反了乔治亚州法律。

尽管《乔治亚州官方注释法典》(the Official Code of Georgia Annotated, 简称OCGA)第21-2-386(a)(2)禁止在选举日之前开启缺席选票,但州选举委员会采用了自己的规则,“从选举日前第三个星期一早上8点开始开启和处理缺席选票,”此举直接违反了该法律。

宣誓后提供的证词说﹐“签名未经核实,现场也未看到对应的信封”,这些行为是非法的,直接违反了O.C.G.A. 第21-2-38 l(b)(1)。

诉讼还声明,乔治亚州选举委员会的记录显示,至少有96,600张缺席选票被申请并清点,但从未被记录为被寄回县选举委员会。“因此,诉讼书指出,至少有96,600张选票必须被排除。”

其他目击者看到,投给川普总统的选票计给了乔‧拜登(Joe Biden),共和党观察员被迫挪到看不到计票的地方,核实选票的认证程序被例行公事式地放弃,甚至人们可以查看已打开的、有标记的选票,并决定把它们“放在”哪里。

就在一周前,乔治亚州州务卿的办公室显示,乔‧拜登以12,284票领先总统川普,这意味着这些被指控为非法的选票如果被取消资格,川普在该州仍有获胜的希望。

围绕投票机的问题也是对法律规定的选举程序的侵犯。有人作证说,监管程序遭到破坏。

“我们通常在选举前的星期五收到机器,即选票标记设备,并在周日签署一系列保管信函,表明我们已收到机器,还有收到机器时的数量,而且机器已被封存﹐”该宣誓人称。 “在这种情况下,尽管机器直到选举日凌晨2点才送达,但我们被要求将系列保管信函的签署日期写成周日。”

诉讼还包括一名前电子情报分析员的宣誓声明,该人隶属于亚利桑那州华楚卡堡(Fort Huachuca)陆军基地的第305军事情报营,他提供证词说,多明尼恩投票软件被“代表中国和伊朗的特工访问,以监控和操纵选举,包括最近的美国2020年大选。”

宣誓声明被视为如果是伪证将受到惩罚的证词。

事实和专家证人的其它证词表明,早在2006年,Smartmatic投票系统就是一个“已知问题”,政府高级官员“早就知道外国干涉我们最重要的投票权,他们要么以无能、疏忽、故意视而不见,要么以赤裸裸的腐败来应对。”

安东尼奥‧穆吉卡(Antonio Mugica﹐是Smartmatic创办人之一)的一个表弟通过宣誓书作证,他说他知道穆吉卡“于2000年在美国注册成立了Smartmatic公司,在委内瑞拉的其他家庭成员被列为公司所有者”。他还作证说,穆吉卡操纵该软件,以确保雨果‧查韦斯(Hugo Chavez)在2004年的选举中当选委内瑞拉总统,而且穆吉卡“在2003年至2015年期间从委内瑞拉政府获得了数千万美元,以确保Smartmatic科技将在全世界实施,包括美国。”

早在2006年,国会女议员卡罗琳‧马洛尼(Carolyn Maloney)注意到该公司的外国所有权问题,并要求进行审查,因为该系统“对我们选举的完整性构成严重的国家安全问题。”

证人的证词强调了2020年选举中使用的电子投票系统的一系列漏洞,其中包括:

●“在所有三台机器 (包括多米尼恩投票系统) 中,选票标记打印机与将有标记的选票放入附加的投票箱的机制在同一送纸路径上。这就暴露了一个非常严重的安全漏洞:投票机可以在选民最后一次看到纸质选票后,投票机可制作纸质选票(增加选票或破坏已经投出的选票),然后将标记好的选票放入票箱,而不可能被发现。”

●投票机可以通过笔记本电脑连接到互联网上,而笔记本电脑显然可以上网。如果一台笔记本电脑连接到互联网上,整个选区都会受到影响。

●在场的用户对机器和软件有充分的管理权限,使他们能够决定哪些选票将被计算,哪些不被计算。

最严重的指控之一是来自一名未透露姓名的前美国军事情报专家,他作证说:“通过使用与恶意行为者和敌对外国势力有联系的服务器和雇员,再加上许多容易被发现的泄密凭证,多米尼恩的疏忽允许敌对外国势力访问数据,并故意提供对其基础设施的访问,以便监测和操纵选举,包括最近的2020年选举。”

诉讼还引用证据表明,超过20,311名缺席或提前投票的选民在注册选民时已搬出乔治亚州。

仅在科布(Cobb County )一个县,就有“最少14,276张、最多15,250张遗失和非法选票,比两位总统竞选人在全州得票差距最少高出1,606张,最多高出2,580张,影响了科布县共和党”,诉讼指控称。

原告还指出,根据《美国宪法》第十四条修正案,原告被剥夺了平等保护,该修正案规定:“任何州不应在没有正当法律程序的情况下剥夺任何人的生命、自由或财产;也不得拒绝给予其管辖范围内的任何人平等的法律保护。”这里的争论点是该州对选票的不同处理,正如2000年布什对戈尔 (Bush v Gore) 所引用的。

O.C.G.A.§ 21-2-522允许基于以下五种理由中的任何一种或多种理由的组合提出异议:

(1) 任何初选或选举官员的不当行为、欺诈或违规行为,足以改变或怀疑选举结果;

(2) 被告不符合提名或出任有争议职位的资格;

(3) 在投票站收到非法选票或合法选票被拒绝,足以改变或怀疑选举结果;

(4) 在计票或宣布初选或选举结果时出现任何错误,而这种错误会改变结果;或

(5) 因任何其它原因,表明另一人是在第二轮初选或选举中被合法提名、当选或有资格竞争的人。

而且,原告律师称所有这些“理由都已得到满足,并迫使本法院搁置2020年大选结果,该结果欺骗性地得出了拜登击败川普总统的结论。”原告律师有坚实的根据。

原文Georgia Lawsuit Shows Clear Violations of Law, Gross Misconduct, and Election Fraud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艾德里安‧诺曼(Adrian Norman)是一名作家、政治评论员,也是《偷窃的艺术:揭露美国大选中的舞弊与漏洞》(The Art of the Steal:Exposing Fraud & Vulnerabilities in America’s Elections)一书的作者。

本文表达的观点是作者的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