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惠林:从“人无德天灾人祸”看中共肺炎

原本是欢天喜地、热闹缤纷的2020年中国新年,竟被中共肺炎(俗称武汉肺炎、新冠肺炎、COVID-19)搅得人心惶惶、人人自危,新闻媒体都被疫情淹没。究竟伊于胡底,只能无语问苍天!

中共肺炎事件让世人立即想起十七年前(2003年4月)那场不堪回首的“SARS疫情”,让人感伤的是,这两次大瘟疫都由中国爆发、蔓延。SARS由广东、中共肺炎由湖北武汉开始爆发,进而几乎传遍全球各地。据报导,有位2003年SARS期间曾在北京工作的德国人问:“为什么两次大瘟疫都在中国爆发,而不是印度?”他的意思是,印度的大城市卫生要远比北京、武汉等大城市差得多,爆发瘟疫的概率也就更高才对。

这的确是耐人寻味的问题,或许脏乱、卫生差、贫穷不是瘟疫的温床。关于来无影去无踨的SARS病毒,中共当局终于在2018年在蝙蝠身上取到了,但对其传染管道却未有定论。至于这次的中共肺炎病毒,有消息指称,证据表明其来自中共军方,是实验室泄露或是有意投放,虽有待更多证据,但病毒发生变异、失控,未必是始作俑者能预料到的。

关于此次失控的疫情,据说从武汉出来的SARS专家、香港大学新发传染性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以及流感研究中心主任管轶也束手无策并感到害怕。他在受访时表示:“对这次中共肺炎,我真的感到极其无力,根本无法跟SARS疫情相比较。……保守估计,此次感染规模是SARS的10倍起跳。我经历过这么多,从没有感到害怕过,大部分可控制,但这次我怕了。”

连经验丰富的专家都发出这种悲鸣,应可意识到这次疫情的严重性,经历过SARS灾难的台湾住民想必会毛骨耸然,每个人当然要尽一己之力加以防范,也应当配合政府的严防政策,以期伤害减到最低,千万不可大意。先从自我负责开始,做好必要防范措施,更不必说风凉话、逞口舌之勇,宜循“自助、互助”、“自救、救人”,而后才会有“天助”。

不过,SARS和中共肺炎究竟是天灾还是人祸?每次大灾害来临时,都会有“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的评论。乍看之下,有责怪上天降祸的意味,但“神爱世人”怎会故意害人呢?是不是因为人做了坏事才遭到报应呢?“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人人都琅琅上口的吗?

纵观华夏历史,从夏朝开始,王朝末年就都天灾频繁,而王朝末年就是道德极其败坏的时刻,天灾的来到不只是报应、惩罚,更是上天的警示,如能醒悟而反省改过走向正道,就会感应上天,改变命运,否则必将亡国失政。历史记载,历代明君每当天灾来临,必斋戒沐浴、下诏罪己,恭敬谢天点醒、诚心改过,终而化险为夷。若是昏君则会怨天怨地,继续行恶,灾害就会持续来到,而且一次大于一次,甚至多项灾祸齐至,终而灭亡,斑斑史迹,不由得人不信。然而,可叹的是,“历史的教训就是从未从历史中得到教训”,于是历史往往重演,而向下沈沦直至灭亡也就一再轮回上演。

那么,中国在短短二十年间,居然爆发了两场令人恐怖的瘟疫,在古今中外历史上极少见,可与当年迫害基督教的罗马帝国相比拟。其实,除了这两大瘟疫外,近几年还持续不断的发生旱灾、水灾、风灾、地震等灾害。

究竟中共国过去二十年间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最大的恶事就是1999年7月20日由江泽民下令对法轮功铺天盖地的迫害。这场被称为“前所未有的邪恶迫害”,动用了全国四分之一的资源作全面性的造谣、抹黑,将众多信仰“真、善、忍”的善良法轮功学员非法关押、劳教、毒打、酷刑、虐杀,甚至活摘器官,而武汉理工大学正是活摘器官大户。

这场迫害迄今仍延续著,这引发了人神共愤,一再降下天灾。而且,中共还将针对法轮功的迫害手段延伸到对基督徒、新疆、西藏人、香港人以及异议人士身上。

在这二十年间,有众多世人听信了中共炮制的谎言和在其暴力的淫威下,对法轮功等信仰者心怀仇恨或是冷眼旁观不愿接受真相,甚至还扮演推波助澜角色。在中共威逼利透下,更有不少医护人员、员警等昧著良心,为了金钱利益助纣为虐,参与犯下了滔天罪行。

说到底,这两次大瘟疫和其他灾祸都是由中共自身的罪恶引起,由于作恶太多太大,天灾才更多更频繁,这不也预示著在人神共愤下,中共政权倒台、灭亡就在眼前?当今的中国领导人,若能将这两次大瘟疫及各种灾祸看成是上天的警示,进而修正自己的错误,赶紧自行解体万恶的中共,不仅可作自我救赎,还能利国福民,否则将走入毁灭的不归路。

至于其他被中共谎言蒙敝或被威逼利诱而助纣为虐的地球人,也应赶紧找寻“真相”,拨开迷雾、认清中共邪恶面目、挣脱束缚,选择善的一方,免得给中共陪葬!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