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与中共】澳洲坚查真相 有效阻病毒蔓延

作者:凌晓辉

澳大利亚新州首席卫生官查安特博士(Dr Kerry Chant)今年3月12日曾预计,按照当时的爆发趋势,仅在新州就将有150万人感染中共病毒新冠病毒)。按照这个数据模型全澳将有340万人感染。显然目前的数字与查安特的预测相去甚远。截止到5月3日下午5点30,全澳的累计确诊病例为6799例,全澳共有94人死于中共肺炎。

中共病毒感染人数与预估数据相差整整500倍。

一、阻止中共病毒的有效途径

在4月29日的一个疫情研讨会上,墨尔本大学教授卡普尔(Shitij Kapur)用加拿大和澳洲的疫情做对比。他表示:“一开始,两国的确诊病例都不到10人。但在3月下旬,情况发生了变化。一个月前,加拿大和澳洲的确诊病例都在4000左右。现如今,加拿大的确诊病例超过4.5万,我们只有6000。很显然,若非抗疫举措得当,情况会快速发生变化。”澳洲传染病学专家莎朗·莱文(Sharon Lewin)教授表示,这个抗疫举措得当便是:莫里森政府及时颁布对华旅行禁令才是避免大量澳人死亡的关键。……专家们的结论谈到的这些,也说对了部分的表面现象,不过似乎很难说透本质的原因。

其实真正的根本原因是:中共病毒是因为中共隐瞒疫情导致的全球蔓延,瘟疫是针对共产党而来,因此,与中共脱钩、揭开中共病毒来源真相,是躲避瘟疫最为切实有效的途径。

澳洲政府和媒体揭露中共渗透与祸害澳洲,使广大民众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切实阻止中共在澳洲的恶行,特别是最近澳洲政府坚持主张和呼吁全球调查病毒来源的真相,这是人类面对这场瘟疫必走的一步,可谓是真正抓住了瘟疫大流行是因为中共一直隐瞒疫情、而导致全球蔓延的要害。

二、呼吁和推动中共病毒来源的独立调查

澳大利亚总理打算建立一个支持这一调查的国际联盟,其目的有两个:第一,更好地了解大流行的起源和蔓延;其次,迫使世界卫生组织进行变革,因为澳大利亚政府认为该组织在疫情爆发的初期举措迟缓无效。

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在与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德国总理默克尔和法国总统马克龙的谈话中推动了这个想法。

他坚信,进行一项调查是适当的、必要的和不需要多想的常识。毕竟,该病毒于去年12月31日首次向世卫组织报告后,迄今已感染了超过350万人,官方数字显示已有约25万人因此丧生。

根据《南华早报》看到的中共政府数据,湖北省一名55岁男子于11月17日感染该病毒,他可能是第一个感染此病的人。

全世界都想知道中共病毒(COVID-19)的起源,但是中共对此的反应近乎妄想偏执。中共驻澳洲大使成竞业日前警告,若澳洲坚持独立调查,中共将对澳洲产品和旅游业进行抵制。

澳大利亚贸易丶旅游暨投资部部长伯明罕(Simon Birmingham)对中方言论表示失望,并重申澳洲政府立场不变。

伯明罕说:“澳洲并不会因为经济胁迫或恐吓,而改变我们的国家安全政策立场,更加不会改变我们对重大公共卫生政策的立场。”他证实,澳洲外交暨贸易部(DFAT)秘书长孙芳安(Frances Adamson)已就此事致电成竞业。

澳洲外长佩恩(Marise Payne)4月27日也发表声明强调,提出独立调查是“原则性呼吁”,告诫中方不要试图“经济胁迫”。澳州卫生部长亨特(Greg Hunt)则指,新冠疫情(中共病毒)是全球性灾难,不进行调查反而相当奇怪,“这(调查)不仅符合澳洲利益,而且关乎全人类的福祉”。

反对党外交事务发言人黄佩妮(Penny Wong)也表示,如果中共确信自己没有责任,就不应该害怕独立调查。中共大使不想有“怀疑和分裂”,更应该让国际社会放心调查,释除疑虑。她说,“为了我们自己和国际社会,我们必须发布正确的、我们认为是正确的意见,让人类了解这种病毒的起源,这是做正确的事情。”

澳大利亚工党领袖、联邦反对党领袖阿尔巴尼斯(Anthony Albanese)亦表示,同意伯明翰的评论,并支持政府要求进行调查的呼吁。他强调,“澳大利亚希望与中国建立积极的关系,但必须建立在信任和透明的基础上,而透明度是评估这种病毒及其发生的必要条件。”

最近,“五眼联盟”情报机构的一份研究报告指出,中共故意隐藏或销毁了中共病毒爆发的证据,导致全世界成千上万人丧生。这份长达15页的研究报告指出,中共对疫情的保密,相当于“对国际透明度的侵犯”。

欧盟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接受美国CNBC电视台专访时,首度表态支持追查病毒起源,认为将有助于改善预警系统,并呼吁中国配合调查。

由于中共从一开始就极力对中国人民和世界各国隐瞒真相,致使这场瘟疫的大爆发。各国要求调查病毒来源,便是大势所趋。澳大利亚政府号召对病毒来源的调查,中共十分清楚实质上就是对其邪恶罪行的调查。

三、认清中共的真实面目

目前,澳洲上至总理、内阁,下至普通民众对中共的态度,都非常明显,就是:拒绝中共。

4月28日,《悉尼晨锋报》发表了彼得·哈特(Peter Hartcher)的评论文章称,驻澳大使成竞业为澳大利亚做出了“出色的贡献”,向我们展示了中共政府对澳大利亚的“真情实感”。

该评论文章表示,尽管澳大利亚前ASIO局长、国家安全顾问邓肯·刘易斯(Duncan Lewis)曾警告,多年来,中国共产党一直在系统地破坏澳大利亚的主权,企图“接管”我们的政治体系,但中共政权在我们面前始终摆出一副友好微笑的面具,中共当局在2014年告诉澳大利亚国会,“无论在好的时期还是不好的时期,两国都应成为能守在一起的和谐邻居”。如今中国(中共)制造的大流行病,令我们正处于艰难时期。中共驻堪培拉的成大使却公开以贸易抵制来威胁澳大利亚,并强调称,调查疫情来源的想法是“危险的”。

文章列举了成竞业的“三个愚蠢”:

首先,他愚蠢到暴露了北京对澳大利亚真正企图。中共利用一切可能的机会寻求称霸,这是中共当局长期以来的手段。但是,到目前为止,该党只是采用私下威胁和施压策略,从未公开宣称。而现在我们都看到了真相——没有善意,只有黑帮手段。

第二,这是战狼外交中相当无能的一个表现,因为在房子已经倒塌之后,他还在进行威胁。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国家安全学院校长罗里·梅德卡尔夫(Rory Medcalf)说,“中国疫情对澳洲经济的破坏程度已超过了其任何抵制行动。”

第三,成竞业的评论是愚蠢的。因为对莫里森的公开恐吓只会引发澳大利亚人对总理的群起支持。

澳洲外长佩恩27日冷静地对成的言论做出回复,“我们认为暗示经济胁迫不是对此类调查要求的恰当回应,目前我们需要的是全球合作”。

澳大利亚财政部长弗莱登柏格(Josh Frydenberg)指则中共当局的言论“荒唐”,并强调澳洲政府不会向中共的经济胁迫“低头”。他表示会持续为澳洲的国家利益发声,不会牺牲健康来换取经济。

《悉尼晨锋报》和墨尔本《时代报》之前披露,有中共军方背景的人物,以及有上海巿政府背景的“绿地控股集团”澳洲分公司的成员,都大量搜刮澳洲医疗物资,然后运去中国。

是什么措施使得澳洲扭转了疫情?就是澳洲社会对中共的流氓行径和本质的清醒与抵制。正如澳大利亚华裔学者李元华所言:在澳洲井喷式的爆发过程当中,澳洲的知识界、新闻界、各级的政府官员,其实就是全面地在反思,这个疫情为什么在全世界爆发,尤其是为什么来到了澳洲?他们找著了一个共同的原因,就是中共在撒谎。

祸莫大于无信。中共的谎言已经切实祸害和侵蚀到了澳大利亚。他们毫不避讳地在媒体中报导出来,让澳洲人迅速地觉醒,应该说是一个全民的觉醒。

四、与中共脱钩 便是与中共病毒脱钩

“中共病毒”具有两层含义,一方面说明了病毒的来源;更为重要的是明确告诉人类,中共就是危害和毁灭人类的真正病毒。因此与中共脱钩,便是与中共病毒切割。

对普通中国人来说:只有退党、退团和退队,远离中共,才能远离瘟疫。病毒因报应中共的罪恶而来,也将终因中共的灭亡而去。这个过程必将伴随着全球各界人士对中共的清醒认识,在善恶正邪面前摆对位置,以及问责、起诉、追究中共反人类罪恶的行动。

在西方,面对巨大经济利益,一些国家政要和商业人士早已忘了“中共是魔鬼”这一历史教训。晋朝文学家和哲学家傅玄在《太子少傅箴》中指出:“故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声和则响清,身正则影直。”面对瘟疫的突袭措手不及,置身于中共和亲共西方媒体的宣传漩涡,很多国家,包括美国、意大利和其它一些欧洲国家,都表现出缺乏对中共的抵抗力,变相接受了“中共经验”(中共五毛党称“抄作业”),因此,哪怕是再辛苦,国力再雄厚,对中共病毒的防疫却显得力不从心、无能为力。

这次病毒的传播有个鲜明特征,不太符合传统医学的认知逻辑,病毒似乎有针对性地集中在亲近中共的国家或地区里蔓延。这清楚地说明,今天的瘟疫就是针对共产党而来的。

与中共脱钩,便是与中共病毒脱钩,各国联合调查病毒来源的真相,是有效阻止中共病毒继续蔓延的有效途径。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