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密歇根Dominion報告揭重大舞弊 美國再次面臨1776?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2月15日訊】美國的1776,川普的「玄武門」,這次的敵人是誰?7搖擺州出現兩套選舉人票,國會將成關鍵?密歇根州Dominion報告成第一塊多米諾骨牌 |熱點互動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今天是12月14號星期一。今天又是很重要的一天,也有很多熱點事件發生。那麼今天是各州的選舉人團投票的日子,不過在一些關鍵的搖擺州卻出現了,兩個不同的選舉人團的投票,分別投給了川普和拜登。當然官方認證是拜登,不過共和黨的選舉人投票給了川普。所以我們要看一看接下來形勢的發展。那麼最新消息是司法部長巴爾辭職,川普總統在推上發布了這個消息。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新聞,密西根州的多米尼機器的審查報告出爐,揭示出重大的系統舞弊。

今晚我們還是請來兩位嘉賓,一起來分析解讀這些最新的熱點事件。一位是在現場的時事評論員唐靖遠先生,唐靖遠先生您好。

唐靖遠:方菲好,觀眾朋友大家好。

主持人:謝謝,那麼還有一位是通過skype和我們連線的特約評論員林曉旭博士,曉旭你好。

林曉旭:方菲你好,唐靖遠你好,觀眾朋友們好。

主持人:好的,謝謝。觀眾朋友們今天在節目開始之前,我想先跟大家說一個預告,今天《大紀元》、新唐人聯合推出了一個重磅的紀錄片,叫做《誰在盜竊美國》,這個紀錄片的英文版今天推出,在新唐人和《大紀元》的英文網站上,大家可以去新唐人的英文網站NTD.COM去觀看這個紀錄片,1個半小時的紀錄片,完全是免費觀看。而明天這個紀錄片的中文字幕版,就會在中文的《大紀元》網站上和新唐人網站推出,也歡迎大家前去觀看。

那麼要請大家注意一下,這個紀錄片不會在YouTube上推出,它不會在YouTube上推出,只會在《大紀元》、新唐人網站推出,所以請大家去新唐人、《大紀元》的網站觀看。好的,那我們也會看看,我們也許把這個紀錄片的鏈結,等它中文字幕版推出之後,我們會把鏈結放在這個視頻的下方。唐靖遠先生,我先很快地問一下二位,對於這個最新消息的解讀,司法部長巴爾。

川普總統發推是說,比較友好地說,我們有個很好的對話,根據下面這封信,他在12月23號會離職,下面這封是巴爾的辭職信。你怎麼看巴爾辭職這個事情?

唐靖遠:首先第一個我覺得他這個辭職更像是一個被辭職,因為巴爾他其實他也知道在這個關鍵時刻,他要再沒有什麼,就是無所作為的話,他的壓力會越來越大。他這個被辭職多少有一些,就是自願和被不自願的這樣一個成份。所以他最主要我覺得是兩個原因,一個他自己承受這種壓力,雙方的壓力對他都很大,他已經處在這種夾縫中。過去我曾經打過一個比方,我說巴爾的地位就有點像搖擺州,他把自己弄成了一個搖擺州,但是這樣的話,你就會成為,你肯定是要承受雙方的壓力。

第二個,巴爾他多少是有一些背景,之前他在當司法部長之前,他曾經是一個律師事務所的律師。那麼這家律師事務所有介入到了SSC這家公司,收購多米尼的這個公司的這樁收購案,有介入到那裡面去。所以現在我們不太清楚巴爾在這樁收購案裡面,他究竟承擔了一個什麼樣的角色,但是有很多事情對他來說,是有點說不清楚的。所以我覺得可能是有這兩個因素,看到他現在巴爾從這次大選舞弊這個醜聞爆發以來,他起始的態度和我們看到這次最高法院的態度,我覺得是一樣的。

巴爾現在這個辭職,我覺得可以視為是最高法院的一個翻版,其實是一種逃避主義。就是我迴避這個最尖銳的矛盾,你們不要把矛盾直接扔到我身上來,我惹不起,我就只有躲得起了。其實我覺得他是有這一點因素,我覺得川普總統,我剛剛為什麼說他是被辭職,就是川普總統可能也看到他現在這樣一個處境,但是他又缺乏一些足夠的勇氣,所以川普總統可能就,也許是跟他經過了交談之後,主動那要不乾脆你就,你要實在承受不了,你乾脆就讓位算了,這件事情就我來處理了。

我覺得可能是有這樣一個因素存在的,就是巴爾我覺得他還不算是一個沒有良知的人。就剛才你提到他那封辭職信。

主持人:他還是對川普總統是相當的……

唐靖遠:就很肯定,包括川普總統,他還提到川普總統這4年以來,受到了多少這種無端的攻擊、陷害,他都有提到這樣一些內容。我覺得至少說明他是個明白人,而且他把這些話,反正我都要走了,所以我把這些話都給先說出來,相當於也是在暗地的,其實還是幫助了一下川普在輿論上澄清了很多的東西。我覺得這個可以看出來,他其實還是一個比較有良知的人,只不過缺乏一點勇氣,我是這麼看。

主持人:對,在大選之後到現在40多天,面對這個廣泛的舞弊的指控,來自這麼多人指控,巴爾如此沒有作為。我覺得在我個人來看的話,這個實在是……

唐靖遠:有失職。

主持人:實在是失職。

唐靖遠:那你要用沒有勇氣來解釋,我覺得當然也是可以理解。但是這個從你在這個位子上的話,你其實是嚴重失職。那我不知道曉旭你怎麼看巴爾這個被辭職或者辭職這個事情?

林曉旭:我覺得說失職還是比較恰當的,因為特別是從去年以來,亨特‧拜登的電腦被FBI搜獲以後,其實巴爾肯定知道這個情況,而且他實際上應該全力的要求FBI加緊追查這件事情,應該甚至在拜登獲得民主黨提名之前,就應該有個結果。因為這個事並不很難的一件事情,然後他就把這件事情壓下來。所以這個實際上造成目前很混亂的這樣一個局面的話,其實他也可以說是……

主持人:難辭其咎。

林曉旭:因為不單是找出來,也許拜登根本就不可能成為候選人,因為這個牽扯到國家安全的問題,你就一個提名人,如果你跟中共,跟其他的外國勢力明確的經濟往來的話,那這件事情就完全不是現在的一個狀況。所以我覺得他當時可能就牽扯到一些不同的團體給他施加壓力吧,把這個事情壓下來。所以你對這種,比如說一些極左的利益,你一旦退守的話,你一旦沒有有勇氣頂住的話,你就只能節節後退。

所以到了選舉結果出來以後,看到大面積舞弊的證據不斷的爆料出來,他也只能是,好像自己是騎牆派,兩邊都不得罪、不說話。最後你也逼著他不得不對外說話,最後逼得他必須在美聯社那邊來說。

主持人:對,還是說了。

林曉旭:一開始我覺得他是想要騎牆,兩邊都不說,好像就可以撐過去,但是你一旦對邪惡退讓的時候,邪惡不會讓你好日子過的,所以我覺得另外一個很明顯的例子,就是墨菲,總務署的墨菲,她也是受到很多壓力以後,她說必須啟動交接的程序,你一旦對邪惡退讓,邪惡不會讓你有好日子過,只會層層加碼。所以我覺得巴爾也挺可惜的的。

主持人:你覺得他為什麼沒有勇氣呢?

林曉旭:我覺得因為我近距離觀察過巴爾,我曾經參加過一個研討會,他講了一個多小時法律方面的問題,憲法的很多問題。我覺得這個人就在一個法律的框,給自已設的一個槽臼裡面,就覺得自己非常強的憲法方面的學者,法律方面的學者。他講了一個多小時,我就覺得他沒有講出很多實質的問題。

主持人:紙上談兵派。

林曉旭:對,他就覺得自己是個大學者,大的法律學者,可是他卻沒有勇氣去針對很多弊端去查,敏感的案子去追查,所以當時他擋住穆勒通俄門事件,確實是幫助川普立功,抵住了當時那一輪最惡毒的攻擊。因為一般看可能川普被穆勒調查給拉下馬,所以他是有功之臣,可是後面我覺得他的個性上的特點,和他陷在自己的法律學者的框框裡面,使得他可能走不出來。另外我覺得補充剛才你提到那個多米尼的事情,其實我覺得那個事情需要進一步查證。

因為有一家公司也叫多米尼,但是那個是能源方面的公司,是不是跟這個多米尼的投票系統相關,還是需要進一步查證。所以巴爾到底有沒有利益糾葛,還是另外一個問題。但總的來說,還是滿可惜的,有點覺得晚節不保的樣子,有點可惜。

主持人:是,我覺得也許有點迂腐,好像我們說中國的有一些可能象牙塔中的這種公知,或者是什麼樣。但不管怎麼說,這個事情確實我覺得下一步,在他辭職以後的下一步,一直到1月20號會不會還是新的司法部能有一些作為,我不知道。

唐靖遠:我覺得這個因素是存在的,之前就是大家都很關心國家情報總監他會提出一篇報告,有45天的期限嘛。其實那個特別行政令,他後面還有一個後續,就是說在這個情報總監提出,在45天之內提出這份評估報告以後,這份報告一旦出台,那麼司法部和國土安全部這兩個部門,又要在接下來的45天之內,他們必須要做出一個決定,就是要不要根據這份情報總監的報告來採取行動。

主持人:所以那時候司法部還是要來,要是其中一員,那也很關鍵的角色。

唐靖遠:很關鍵的,而且他剛好差不多就在,就是我們說總統大選最後1月20號出最後的結果,剛好在這個期間之內,所以巴爾在現在他辭職也好,被辭職也好,反正他帶來一個客觀的後果,就是這個位置騰出來了,那麼川普總統很可能現在暫時是有一個人代理,我們現在不清楚川普會不會馬上任命一個新的這個人選,但是我相信新的人選,無論是誰上台,他應該在司法部這個位置上他可能會起到更加重要的一個作用。

主持人:其實這一週有關鍵的三天,大家都在說。今天是一個選舉人團投票。週三是國會第一次就大選舞弊問題聽證,舉行聽證會。

然後國會也會扮演非常關鍵的角色,然後呢就是週五就是你剛才說的2018年這個行政令。如果是照那個行政令所說45天的時候,他一定要出台一份評估報告,截止日期就是週五,那麼國家情報總監他必須出一個報告評估這個有沒有受到外國勢力干預,外國勢力干預這個等一下我們再談到Dominion時候再談。但是今天這個選舉人團這個投票的日子,不出所料,這個官方的都是拜登啦。

但是確實很有意思的是6個還是7個關鍵的搖擺州,共和黨的投票人他們也做了一個這種叫有條件投票或者程序投票,投給了川普,你覺得這樣的一個投票有多大意義?

唐靖遠:我覺得他還是有意義的,就是說他現在事實上就出現了。這些有爭議的,其實剛才看到的是,我看到的消息是說,是7個州,就是除了6大搖擺州還加上一個新墨西哥州,都出現了,就是共和黨的這個議員,他們把這個選舉人票,指定給了就是共和黨人。那麼他們就有可能把這個選票是投給川普,出現了不同的結果,我覺得它帶來的最大的一個意義,這就出現一個就是兩套選舉人票。這兩套選舉人票都按照正常情況,都要在1月6號送達到國會去。

送達到國會以後,國會就面臨著一個問題,就是要由國會來決定,他們究竟接收哪一個結果。因為這是兩個不同的系統,就是州政府系統他們所認證的都是投給拜登的。那麼州立法會,就是州議會所推舉選舉人的投票結果是投給川普的。那麼在過去的歷史上,好像這個還非常的罕見,像這種情況非常的罕見,所以基本上沒有什麼明確的可以作為參照的,那麼作為這個國會,他究竟接收哪一邊的這個結果來作為可以確認的,這個就存在著。如果說大家國會意見都統一,我們都只認證拜登的或者是我們都只接受川普的,那麼當然就沒有任何問題。

但是如果說在這個問題上國會也出現了矛盾的話,那麼就會帶來一個挑戰。一個非常大的一個麻煩的問題,就是國會因為他也包括了這個眾議院和參議院,所以如果說是按照這個規則,我看到是,就是我們很有可能會走到所謂的權變選舉(Contingency),之前我們有提到過這條路上去。

對,權變選舉選舉的話,它就會帶了一個條件。如果說出現了至少一個眾議員,和一個參議員都同時提出來,就是挑戰你這些認證的這幾個爭議州的結果的話。那麼就必須要有國會,就他就不能夠再承認這些就是選舉的結果,那麼最後就只能是達成權變選舉由國會的這4百多……

主持人:這裡面好像還有一點點,就是比較複雜的東西,因為就我所知,就是如果說有這個爭議,國會有爭議,其實可能甚至還會需要最高法院來裁決。因為他要看這個選舉人票的,確實是不是兩方面都沒有達到270票,還是說一方達到,但是你只是不承認,那你這個不承認有多大的這樣一個法律的效應。所以這裡面的法律問題似乎是比較複雜。

唐靖遠:是,它涉及到好幾種情況,當然,如果說我們要是站在這個角度來看,如果說最樂觀的一種情況就是會出現有可能雙方都達不到270票的這樣一種情況。這種情況就是涉及到剛才我們所說的權變選舉,它就將由一個州只有一票,這樣的一個方式來進行投票選舉。就是由眾議院來選出總統,然後由參議院來選出副總統,那麼這個就是我們通常所說的基本,川普通過這種合法的方式可以奪回大選的。可能目前看起來是最後一步了,最後一種形式了,如果說這一條路都走不通,那麼他的確就沒有其他路可走了。

主持人:曉旭你怎麼看。因為我看到有人說就是這個,比如說這7個州他的共和黨的選舉人,他投出的票是給川普的,這個是有條件的,他是可以呈報給國會。但是只有在川普比如說贏了這一州的官司之後,比如說他贏了內華達州,他贏了內華達州的官司之後,內華達州他才會變成說,那就共和黨人投的這個票是算數的,他沒有贏官司的時候,從理論上或者從法律程序來講,應該還是州政府認定的那個選舉人是官方的。就這一方面,他的這個法律上的影響和意義有多大,你怎麼看?

林曉旭:我覺得有兩方面,因為你剛才提到的有內華達州的例子,就是法律這一方面的限制,他有這個條款,他要求你這個相關的訴訟,你應該在本州成立,要贏了這個訴訟,那你這個選舉人票改變了,不是按照這個多數 popular vote (普選)結果,跟他一致的話,你做了這樣的違背的話,這個叫16:03faceless你這樣的結果你必須有條件的,但是有些州呢,是嚴格禁止的像亞利桑那州,他是嚴格禁止,就是說elector (選舉人)來投一個跟普選結果不一樣的投票的選擇,所以我其實今天看了亞利桑那這個結果我還surprised (驚訝)一下,我覺得這些共和黨的議員還是真的是很有勇氣,他們真的是覺得這個事情是不能接受,所以才會違背州法律的情況下去做這件事情。

那我覺得另外一個層面說呢,就是說他們必須這麼做,就是因為他們想給川普總統留一個機會去說,因為你的法律層面從州一級一直到最高法院,他還是可以不斷的往上走,然後呢你最後就是,如果到了1月6號,到了國會開票,看這個選舉人團結果的時候,川普總統他之前有這些州的共和黨的人有採取這樣的一種意義的行動,就是說有不同意這個electoral college (選舉人團)選舉結果,他就有一個法律的基礎,到時候還是可以有些法律層面的訴訟,還可以提到最高法院去。所以呢,實際上是幫助川普在贏保留了一個工具。如果他們現在全部就走 popular  vote (普選)的話,那就很難幫他,所以我覺得這兩方面的意義都有。

但是總體來說我覺得這幾個州的共和黨人還是有勇氣,還是了不起。

主持人:對,其實我覺得現在的這個狀況確實在法律戰和立法戰上,這個走得是比較艱難,週末的時候我們看到高院的這個最新的通知,最新的一個決定,就是把德州的這個案子給基本上是拒之門外。所以週末的話我倒是想請曉旭談一下,因為週末我們都在DC參加這個集會和遊行,那我自己感受比較強烈在DC這個遊行中,就是這些集會的民眾,他們在這個法律戰這樣的一個艱難的時刻呢,我覺得他們還是很堅定,他們覺得說這種舞弊的現象是不能接受,而且非常廣泛,所以呢,我看到集會中的這個人群,他們這樣的一個信念,他們對國家這種愛國之心,挺讓人感動的。先請你談談,曉旭你週末參加這個集會的有些什麼樣的感受呢?

林曉旭:那我就順著妳剛才提到的那個話題說一下,因為這裡面說到這個法院啊,最高法院的選擇,這個週末有那麼兩三次的集會都在最高法院之前嘛,那麼我們可以看到很多民眾確實是都是希望最高法院能夠做出一個正確的選擇。但是我呢,也採訪了一個主教,這個主教是來自肯塔基州,他的名字叫Joseph Pfeiffer,這個天主教的主教他就很明確的說,他說這個最高法院的就是9個常人啦。

主持人:9個人。

林曉旭:他說他們也很容易被各種各樣的勢力所影響,也可能會被威脅啊,所以對他們來說,你不能完全指望這個最高法院就一定能夠做出一個正確的選擇,所以他講就是共產主義無處不在,你要想這個反擊共產主義的話,你不能只是口頭上說一說我反對共產主義就好了,他說你應該是要用神的力量來取代它,所以我就覺得這個主教說得非常好。

然後呢,我自己在最高法院門前還有這個Freedom Plaza還有這個國家廣場那邊我都看了一下這個情況,覺得總體上確實是人們其實也是相互鼓勵的這種情況下,能走出來的民眾畢竟在全國範圍來看還算是少數,對吧,那麼就是大家互相……能到華盛頓來的就是少數中的少數,所以對他們來說互相鼓勵也很重要。我覺得另外一個比較大的特點就是這次在國家廣場的那個集會,是更代表從宗教力量的崛起,就是說來捍衛美國的憲法的這個體制,所以那邊的幾個小時的演講,基本上是很多不同的宗教團體的人出來講,就是希望人們更多的為這個國家的未來禱告,不同的牧師也特別強調,現在是正邪大戰。

包括我記得我遇到一個也是肯塔基州的牧師,他叫20:51Brian Gibson 他就特別強調,他當時在肯塔基州,因為州長以COVID-19   (中共肺炎)作為藉口,不讓很多教堂開門,結果他就起來反抗,結果第一個週末大概三百多個教會就開門了,抵抗州長的命令。再過一個週末,將近一千多個教堂也加入了,再過一個週末,有三千多個教堂都起來反對州長的命令,所以他很明確,確實是現在需要勇氣的時候了。

而且是人們站出來看到整個威脅是共產的威脅,這些力量它們是用COVID-19 (中共肺炎)作為藉口,讓人們陷入在無助之中,然後作為一個所謂的重啟,就是要改變整個社會的秩序,讓全球化的理念在全美推廣開來,所以他覺得這實際上是國家憲政的危機,是正邪之間的大戰。然後他最後強調,實際上現在也是神在掌控,那就是美國覺醒的reset (重啟)**,所以我覺得這些發言我覺得都很感人,讓人看到美國信仰的力量還是根基很深的,人們看得也是很透徹。

主持人:是,我自己覺得在週末的集會中,像您剛才所說的,很多民眾是非常有信仰,他說我們現在其實是,一個他說你不能靠外邊的,靠法院、靠官員,他說你真的得靠自己,因為很多時候,現在美國已經是一個lawless country(沒有法律的國家) 我採訪的那個Dr. Shiva  ,他說現在像他很多的舉報的違法行為,沒有人來問他,根本沒有人管。所以他說現在你不能靠任何外在的機構、人,你只能靠你自己,靠你自己內心的良知正義,你怎麼去做。

還有不少有信仰的人說,其實現在不是一個人的問題,其實是神在主宰,他說上帝最終會來顯示祂的榮耀,就這意思。所以我覺得他們都是比較有信仰,而且美國人這次不少人提到1776,就是美國獨立戰爭,所以對美國人來講又一個捍衛自由的時刻,這個等一下可以請曉旭再講一講。

但是我覺得對於華人來講,很有意思的是,很多華人提到了一個概念,他說川普總統今天所處境遇,和當年玄武門之變之前,李世民的境遇很像。我覺得這個華人的思路,就是很有歷史觀,一下子連到這個。後來我想想好像也是有道理,我不知道靖遠你怎麼看他這樣一個觀點?

唐靖遠:我覺得這個說法的確是有一點道理的,因為我們要簡單回顧一下歷史上玄武門之變,當時李世民的處境,他和川普總統現在這種處境的確是有非常多的相似之處的。第一個,他們倆個可以說都是處於絕境之中了,就是被想要篡奪權力的另外一方,就是節節進逼,已經把他們逼到懸崖邊上去了。

主持人:就是你認為現在這種大選的舞弊,它其實是一種政變,是嗎?

唐靖遠:對,這個定性其實毫無疑問的,這種舞弊和欺詐不是簡單的是衝著總統大位來的,而且它是完全衝著美國最基本的政治制度來的,要把你整個政治制度都要給你顛覆掉的,所以剛才在說1776這個獨立戰爭,其實我覺得它這個涵義是相通的。因為1776獨立戰爭你爭的是什麼?爭的就是美國最基本的價值觀,自由、民主,對吧。

現在這種表面上看上去,美國好像還享有一個自由民主,但是實質上,如果說這次大選讓它們得逞了,這個欺詐和舞弊得逞了,你的自由和民主就再也沒有了。我覺得從這個角度上講,的確就是再一次的要重新奪回美國的自由,就相當於是再一次獨立戰爭一樣。

主持人:就是雙方都面對著政變勢力,想要把他陷於絕境。

唐靖遠:這我覺得都是被想要篡奪權力,而且是非法篡奪權力的這一方,把他們給逼入到了這種絕境,在這種情況下,他們幾乎都是已經用盡了各種合法的方式,想要來制止篡奪,但是目前看起來,基本上都收效甚微,所以基本上他們就是處在這麼一種狀況下,這是第一個。

那麼第二個我覺得比較相似的,他們兩個人在過去,無論是李世民還是川普,在跟惡勢力在進行博奕的過程中,他們在過去都曾經受到過對方瘋狂的迫害、擠壓、打擊等等,李世民不用說了,他在歷史上,他在玄武門之變之前是曾經多次被李建成和李元吉設計暗害,曾經還直接是下毒,差一點把他毒死,還有這樣的想要暗害他都是好多次,當然對他的名聲和他的汙衊更是不計其數了。你就可以看到跟川普現在所處的這種境遇,也是非常相似的。

第三點,我覺得他們比較相似的,就是剛才我們提到的,他們其實現在都面臨著一個選擇,就是你已經處在一種,你如果不採用一些非常手段,在非常時期要採用一些非常措施,你才能夠把這個可以說是一場動亂,或者是一場叛亂,你才能夠把它給平息下去。在李世民當初我們知道,他也是面臨這樣一個境遇,雖然對方是太子加上齊王李建成和李元吉,但是實質上李建成和李元吉當時他們的目標,並不僅僅說是要幹掉李世民一個人,他們是要把李淵都一塊要做掉的,他們要篡位的,其實就是用現在的話就是要發動政變,他是要非法的篡奪政權,是這麼一個情況。

李世民當時處在的處境就是,他就涉及到一個問題,他不僅僅是要保住自己安全和性命的問題,他還涉及到要拯救整個大唐王朝。如果他在那個時候選擇了一個不作為,不但他自己可能身家性命難保,整個大唐的命運,再也不可能有什麼貞觀之治這樣的大唐盛世的,如果是由這兩個人上台的話,整個大唐王朝就完全是走另外一條路。

現在我們會發現川普其實面臨著非常相似的,他現在也是面臨這麼一個抉擇,如果他在這種時候,他要是選擇不作為,或者手軟,或者是缺乏了這種勇氣,不但他以後自己的身家性命可能都難保,因為現在左派早就已經放過話了,我們上台以後就要調查你,就是要定你判國罪什麼之類的,叛國罪是可以定為死罪的,是可以執行死刑的。對他來說不僅是自己個人身家性命面臨著危險,而且他也是面臨你還要拯救整個美國,如果讓這批人通過欺詐上台掌了權,美國就將走向社會主義了。

川普不是曾經反覆說過嗎?說美國永遠都不會成為社會主義國家,多次說過,你就沒有能夠兌現自己保衛美國,你是美國總統,你現在不僅僅是為了你個人在爭奪這個總統位置,不是這個概念,而是你作為美國總統你要保衛美國,美國現在正面臨著被顛覆的威脅,他是這樣一個概念。你如果不出手,其實對川普來說,我覺得可以說是他的一種失職了。

如果美國現在被這批人所篡奪,那麼美國就將走向另外一條道路,所以他們兩個可以說都是處在這種歷史關頭,非常重要的歷史關頭,既有自己個人的身家性命和個人的榮辱,這個利害關係在裡面,同時有整個國家的一個重大的未來走向的,這樣一個重大的利益關係在裡面,所以我覺得從這個角度上講,他們也可以說是非常相似的。

主持人:國家民族。其實你剛才講的那個相似,就是你說的他們處於絕境之中,而且我覺得不僅僅處於絕境之中,其實他們兩個應該說,都可以說對於他的對手,可以說是仁至義盡,至少李世民我知道他當時,好像是說他喝了那個毒酒之後,回去吐血,吐了一晚上,他還是沒有下決心要去做一些什麼。還有其他各種各樣的設計陷害,是不是?,他當時都想要忍氣吞聲。

唐靖遠:當時李世民本來要採取一個迴避的辦法,當時李淵找他談話,李淵可能也察覺到他們兄弟之間有些問題,有點不對勁了,這次跟他談話意思就是說,你可以乾脆到洛陽去,因為那個時候,唐王朝建都是在長安,你到洛陽去,相當於當一個鐵帽子王,但是前提條件是你以後不能再回到長安來。說白了就是有一點你到那個地方去,井水不犯河水,大家各自過各自的,然後李世民本來是同意了的。就說在這樣一種情況下自己已經明明被對方下手暗害,好不容易九死一生撿了一條命回來了。但他也沒有說想到我要報復他們,或者說要怎麼地。那可以,只要能夠保全兄弟之義,那我就到洛陽去,換句話說,他本來是選擇我可以迴避你。

主持人:對,我就躲開。

唐靖遠:我惹不起你,我躲遠一點吧!說白了。但是就是這樣一條路也都是被對方給截斷了,就是李元吉就特別壞這個人。李元吉就出了一個餿主意跟這個李建成。李建成當時還很高興說,這個人要是一旦遠離了我,起碼不在眼前,對我不構成威脅。結果李元吉就去給他說壞主意,就說這個人如果說你把他留在長安呢,他就只是一個匹夫。但是如果你要是放他去洛陽,他就會成為一隻猛虎,你是放虎歸山。那將來對你來說,你根本就沒有辦法再能夠制住他。

所以在這樣一種情況下,李建成一聽好像有道理阿,然後馬上又到李淵面前去進讒言。最後李淵一聽,反正是然後又把這道密命又給取消,就始終把李世民扣在長安城內,同時又把他的兵權全都給拿掉了,一步一步的剝奪他的兵權,直到在最後,就是到玄武門之變之前。當時還找一個藉口,說有這個突厥入侵,就讓李元吉作為一個大元帥,讓他來領兵,他領什麼兵呢?就把秦王李世民手下所有這些猛將,全部劃歸到李元吉的手下去。就是把他的兵權全部拿掉嘛,是這麼一種情下之下要對他下手。

這種情況之下,他們還擬定了一個計劃,就是借用餞行的這個盛大的儀式的時候,要把李世民的這些手下,這些猛將全部都一次性全部殺掉。然後就發動宮變,脅迫李淵讓位,這樣一個計劃,他是被一個叫做王志的人,透露給了李世民,所以李世民是在這種完全已經是沒有任何…

主持人:沒有退路了。

唐靖遠:沒有任何退路的這種情況下,就是剛剛我說的,他要是再不採取果斷的措施,不但他自己身家性命不保,那麼整個大唐王朝,連他的父親李淵可能都性命難保。他面對這樣一種選擇,你怎麼辦?那麼就只能採取果斷措施。其實,我覺得川普現在也差不多,就是這樣一種處境了。

主持人:對,因為我覺得川普他不管是程序戰,還是法律戰,現在這個所有的法庭幾乎看不看就扔掉。就是他給你呈現證據的一個機會,他也不說這個證據對還是錯,他基本上就不審。

唐靖遠:其實,我們可以看到一個非常有趣的現象。就是因為中國過去他是封建王朝嘛!他是王朝制度,所以其實真正最高的司法裁決權,其實是在李淵的手裡。所以李淵從某種程度上講,可以把他看成最高法院的,他充當這樣一個職能,充當這樣一個角色。也就是說,李世民其實是多次有找李淵,希望由李淵出面來把這件事情的裁決,明明是他們兩個在害我,就是做一個公平的裁決。但是李淵因為不知道什麼原因,他就始終採取的一種和稀泥這樣一種做法,不說誰好也不說誰壞。其實你就會發現跟現在剛剛我們說到最高法院,我也是把你這個案子,我給你駁回,我都不立案,我也不說你好,我也不說你壞的,其實非常相似的。

主持人:就不主持正義。

唐靖遠:對,就是一種逃避,採取一種變相逃避。其實這種逃避他就只會造成一個結果,是會讓這個局勢越來越尖銳,越來越惡化。你根本其實對解決這件事情沒有任何意義。

主持人:對,曉旭剛才靖遠談到玄武門的這樣一個概念,就是其實從中國的這種歷史角度來看,這兩個處境確實是有很大相似之處。那對於美國人來說,他更熟悉的是1776。這次我在DC聽弗林將軍的演講,他最後就提到,1775年Lexington這個槍聲,是很著名的獨立戰爭第一槍。然後他說:當時他們面對的是一個殖民地這樣的敵人,我們今天面對的是這種媒體、全球主義者等等,他就沒有多列,就其實今天面對的是不同的敵人,但是同樣的這種爭取自由的戰爭。所以你怎麼理解現在很多美國人把今天看作是1776的再現?

林曉旭:我覺得這個聯想對美國人來說,確實是滿自然的,因為讓他們看到他們現在所要爭取的就是基本自由,捍衛國父們所建立的憲法的這個體制。所以現在的處境,我倒是覺得有點像Valley Forge就是1776的時候,當時喬治·華盛頓領兵最艱難的時候,那時候費城也剛剛失去失敗的情況,而且又是冬天,所以很多人都士兵被凍傷和士兵被截肢等等,就戰況非常不利。

就像現在你的將軍,比如說Bill Barr你這個將軍被敵人俘獲了,或者被打敗啦!就是你手下的人未必對你忠心,然後你的這個好像是節節敗退的這種情況。但是這種情況下,喬治·華盛頓將軍做的最偉大的事情,我覺得就是他向神祈禱。現在這好像變成一個傳說,但是我覺得美國人深深記得這樣一個歷史。可以說是歷史傳說,但也可以說是歷史上給人留下了最重要的啟示,所以這一次你看到這麼多人都在祈禱,對吧!不管是集會開始,或者中間,或者結尾,很多人都在祈禱,就是也覺得應該把這個美國重新歸回到神的路上。這一點上,我覺得其實也是跟1776非常相似。

因為當時美國人爭取獨立,不僅僅只是好像世俗方面的自由而已,其實這裡面自由的含意很多,就是天賦的人權自由,也包括信仰的自由。他們當時在歐洲大陸上不能得到信仰自由的保障,然後來到美洲開闢這樣一個新的地方。這個信仰自由的根本追求的話,對他們來說也非常非常關鍵的東西,也是在神的啟迪下,先父才能夠傳承這樣一個憲法體制。所以我覺得這裡面,確實是美國人再次想到1776年,想到他們需要抗爭,他們也想到了當年1776年這些他們的先輩們付出的鮮血。所以這一次我也碰到好多人,他們就說我們願意付出鮮血,我們願意再次像先人一樣。

主持人:保護美國的。

林曉旭:保護美國而戰,雖然是明確是個Spiritual War   ,但是從肉體方面,他們也願意。就是如果真有衝突,真有需要拿起槍來捍衛憲法,他們也願意做。但也許不見得會發展到這一步,但是我覺得很多人表達了這樣的願望。就說他們看到要捍衛自由,必須付出代價,這他們的理解。很多人也跟我說Freedom is not free,現在他們比較理解了。所以我覺得其實現在想起來跟1776年比較起來,是現在的很多美國人已經對自由已經Take it for granted就想當然了。所以就比較有意思的這次我也碰到了。

比如說來自越南的,還有來自前蘇聯國家的人。他們就說美國人現在不知道失去自由是什麼滋味,那這一次讓很多人開始意識到,哇!原來我的言論也可以被YouTube封殺,我可能以後自由會進一步失去。有些人開始意識到失去自由是什麼滋味。所以我覺得這是兩百年以後,美國人重新要體驗這一點。所以也許還不是至暗時刻的至暗時刻,可能很多人還要面對更多的自由被威脅到的時候,他們才會真的覺醒起來。就是真的更努力的去捍衛美國的這個自由的精神、憲法的體制,所以我覺得這個真的是歷史好像在重演。

主持人:是,我碰到的有的美國人也說,我們一直在睡覺,我們一直在sleep,我們一直在沉睡,現在才醒過來,才意識到,哇!美國這個自由已經危在旦夕了。

那還有一點時間,還有個很重要的事情,也想請二位很快再評論一下。就是今天的密西根Dominion系統,它的評估報告終於公諸於眾。其實上週二晚上大家就在等待這份報告,一直沒有出來,原來是被法院禁止令。那麼現在出來了之後,我看到最重大的結果是說,他們發現這個Dominion系統它有製造68%的錯誤率。而它製造這個68%錯誤率的目的,是把這個68%的選票變成一個可以手動去更改的選票,這樣的話就沒有任何系統這樣的一個監督過程。你看到這樣一個報告,你什麼樣的感想跟我們很快分享一下。

林曉旭:第一點我覺得這個數據非常令人震驚。因為聯邦方面規定,你的錯誤率應該是25萬分之1。

主持人:百分之零零零幾。

林曉旭:對,它居然是68%,所以這個是絕對不可以接受的。另外一個就是很明確的證據,就是Dominion這個system它經過2次update,一次是10月份,10月23日的時候做過一次update。這個update過的software是統計了11月3日選舉的結果,但是11月5日又來了一次update。所以等於說Dominion system這一次update是違反法律規定的,因為有個90天的Safe Harbor的期限。就是在這個90天之內,不允許對於任何投票系統的硬件、軟件做任何的改動的。所以這個Dominion 系統11月5日做的事情,也是明確違法的事情。

另外比較重要的證據,就說這個Dominion system本身存在的大量的安全隱患,就是一個是Server有被人攻擊的證據,就是曾經有人想hack到這個系統裡面,把所有的選舉結果都清零,結果這人沒有成功,但是留下了紀錄。就說明這系統可以聯網的,然後當地的county clerk工作人員,他們也有丟失USB找不到,沒有很好的保管這些重要的這個文件,所以這個我覺得就是也是很明確的一個漏洞。

然後他也提到了這個Dominion system公司,實際上間接的是有瑞銀所控制。其中董事會成員7個中有3個都是中共的官員,所以他也明確提到了有可能是外國勢力的介入等等。所以這個報告,我覺得非常關鍵的,他雖然是一個小郡的幾個Dominion機器的forensic audit。但是他得出的結論是,這個投票機本身設計的時候,就是為了來製造選舉舞弊的,而不是說是人為的錯誤。所以他明確在這份報告說,這個郡裡面的官員,還有州務卿,都在做錯誤陳述,也就是他們撒謊,因為他們說這是人工操作中的故障或者是錯誤等等,但是最重要這個結論就是說,這套機器本身設計時候就是為了做舞弊用的。

主持人:是,靖遠很快評論一下,這樣報告出台,他會有什麼樣的影響?

唐靖遠:首先,第一個這份報告,我覺得它是一個司法審查的結果,那麼他是有法律意義的第一個直接的證據。就是證明Dominion的投票機器,他的確是有人為設定的、操縱舞弊選舉這麼一個證據。

主持人:有意做的。

唐靖遠:這是第一個,第二個就是他存在著嚴重的舞弊問題,就是他絕對不僅僅只是涉及到Antrim(安特里姆)這麼一個小縣一個問題,他事實上這個證據一旦確定,他就等於挑戰了整個大選所有採用Dominion機器所有這些州。

主持人:對,亞利桑那州不是已經說了嗎?他們要去審查。

唐靖遠:只要這個證據一立起來,其他的就接踵而來,他就像多米諾骨牌一樣。那麼第三個他涉及到一個重大的國家安全問題,因為我們都知道Dominion這個系統,他採用的是Smartmatic的軟件,而這個軟件是委內瑞拉弄進來的。而委內瑞拉這家公司他還是對中共和古巴的投資在裡面,所以他就直接帶來最後一個問題,就是外國勢力的干預。而外國勢力干預這個證據一旦被坐實,他會非常有力的促進,就是剛才提到的國家情報總監這個報告的出台。

主持人:週五報告。

唐靖遠:只要這個報告出台,把這一點證據一確立,川普就有了非常充分的合理的依據,可以啟動就是那個2018年的特別行政令。

主持人:對,好的,非常感謝。我們看一看這週還有一些關鍵的進展,進展如何?我們會在後續節目中繼續的持續為大家分析。謝謝二位的精采點評,我們也感謝觀眾收看,下次節目再見!

 

 

 

 

 

嘉賓:

時事評論員:唐靖遠
特約評論員:林曉旭

=========

支持「熱點互動」:https://donorbox.org/rdhd

熱點互動 點擊訂閱:http://bit.ly/2ONUBfx

(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