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YouTube公開壓制大選信息/川普總統加入德州訴訟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2月10日訊】油管開始」不能妄議中央」政策?關鍵時刻選擇錯誤必遭歷史淘汰!德州起訴案,高院怎麼判?|熱點互動 12/09/2020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今天是12月9號星期三。這期節目我們先來談一談YouTube的最新政策。YouTube聲明從今天開始在YouTube上談論大選舞弊的視頻內容會被下架,會被拿下。那麼他的理由是12月8號的的安全港日期已過,那麼這樣一個理由成不成立,等一下我們請嘉賓分析。然後我們再來談一談,最重要的德州在高院的案子。這個案子迄今為止有些新的發展,有18個州已經加入支持。川普總統也表示,他會介入。

那麼今晚的兩位嘉賓,一位是在現場的中國問題專家橫河先生,橫河先生您好。

橫河:方菲好,大家好。

主持人:謝謝。還有一位是通過skype和我們連線的新唐人《一周經濟回顧》的主持人東方,東方先生您好。

東方:方菲好,觀眾好。

主持人:好,謝謝。觀眾朋友也歡迎您在中間給我們發手機簡訊,或者在視頻下方留言。橫河先生我們先來談談YouTube這個最新政策,希望我們這一集節目在YouTube上大家還能看到。今天開始YouTube說,因為所謂的安全港日期已過,所以YouTube要在這個各州都投票,把這個選舉人投出來了。所以YouTube要在這個它的平台上說,你要討論大選舞弊的內容,你這個就要被拿下。

也就是說,我的理解,新政府已經成立了,所以你不能再批評政府。你怎麼看YouTube這個最新的政策?

橫河:這個沒有道理嘛,就是第一選舉還沒結束,選舉人團還沒投票,選舉人團投完票以後,還有國會,最後這個得票數,至少還可以提出質疑,這是第一。第二,既使是選舉完全結束了,美國新聞自由、學術自由,什麼時候對一個過去的事件就不能討論。所有的事件都可以討論,那要這樣的話,要是這個事件已經過去了,就不容許大家討論的話,美國所有大學的社會學研究全部都可以關門。因為絕大部分研究的是歷史,和現在正在發生的事情。

那麼這些事情都會過去,所以說這個理由是最沒有道理的,這是第一。就是說從這個事件過了以後,再去討論。以前中國專門有這麼一個規矩的,就是當代人不修當代史,要讓後人來寫。

主持人:對。

橫河:其原因就是當代人有偏見,所以現在你怎麼知道是別人有偏見?而不是你Google有偏見,你YouTube有偏見。

主持人:對,他們以這麼一個理由來說,你討論大選舞弊的內容是我不允許的,用這樣一個理由,所謂安全港,我覺得是真是讓人沒有想到。另外一方面,你也可以說,那現在雖然,他為什麼不從另一方面來講,雖然已經有人說誰誰誰選舉人,但是還沒有正式的,所以我們認為這個東西還是存在的。我的意思就是說,他現在這個理由是一面倒的,就是他要打壓某種言論是非常明顯的。

橫河:對,而且他不掩飾自己。那麼問題就在這裡了,就是這是美國憲法最重要的修正案,第一修正案,最重要的就是自由。

主持人:言論自由。

橫河:對,就包括宗教信仰、言論自由。

主持人:集會啊。

橫河:這個新聞自由都是屬於這部分的,現在他直接打壓的是言論自由。因為這裡頭什麼是標準,誰來定標準,全他一家,哪有這個道理。他現在把美國這個開國之父,所訂立的三權分立的原則互相制約,在他這個帝國裡頭就剩一個權。他把這個全包了,從立法到執法全他自己。立法一點根據都沒有,人家美國立法還得國會開個會才能立法。他說什麼就是什麼,哪有這個道理。

主持人:然後他,而且他還聲稱,他說有關這個大選,我們推薦大家去最權威的這樣的信息源看,這些是什麼呢?就是NBC、CBS這些最權威的信息源,您怎麼看他這個推薦?

橫河:對啊,現在大家都知道這是最不權威的信息源,所謂信息源的權威性,在於他報導的客觀性,而不在於這個牌子。這個牌子現在都已經倒掉了。這幾個牌子在這次大選,實際上是在大選之前。從2016年川普上台以來,這個牌子基本上就倒光掉了,就沒有幹過一件好事,就沒有報導過一個真相,這麼多年就是這樣的。他憑什麼說,這些媒體是可靠的消息源。因為這些媒體很多重要的消息都沒有報導,包括大選舞弊的指控。

也就是說有這麼多人,你像現在有,德州還有18個紅州加入了,這麼大的事情你也不報導,這個消息從哪裡來的呢?現在人家讀新聞最大困難就是核實,對因為以前有一些權威的媒體他會去核實,他會去報導,現在這些全都不報導了,然後他怪人家不去核實,誰去核實,誰有這個資源。有資源的人該做的事情不做,Google其實是也是有資源的,但是這些資源他從來就不公開他的第三方是誰,核實這個材料。

就是說,他的資源的可信度,完全是跟他同樣觀點的就叫可信,跟他不同觀點就不可信。包括這個亨特·拜登的硬盤門,這些媒體報導了嗎?也沒有報導。

主持人:是,所以他這個基本上是完全是站著一個觀念上,去把另外一個聲音和另外的觀點,全部消聲,全部打壓。所以東方請問你怎麼看YouTube這個最新的政策?

東方:如果YouTube說Safe harbor(安全港期限)已經過去了,這個話題就不討論,那麼我想想請問一下,Russia gate(通俄門) YouTube有沒有人在討論。說川普通俄,你YouTube上是不是可以說。那個Mueller Report已經出來了,花了兩年的時間,動用納稅人五千萬美元的資金來調查這個事情,最後是子虛烏有,烏龍一盤。在調查的過程中間,媒體是,你剛才提到的幾個所謂的權威性的媒體天天報導。

每天經常都是講的一個話,就是bombshell(重磅炸彈)、bombshell、bombshell,好像是一個震撼彈接著一個震撼彈出來的話。其實,跟那個舞弊的那個比起來差遠了,舞弊有成千上萬宣誓證詞。那如果是和放在通俄門調查的時候,那有成千上萬的bombshell。那我請問,現在這個Russia gate已經過去了,Mueller Report已經過去了,現在YouTube你是不是也禁止這個Russia gate的言論呢?也把這些視頻給給拿掉呢?顯然沒有嘛。

所以他做這個事情完全就是遏止和扼殺言論,是違反了美國第一修正案的自由的。你YouTube定一個Policy(政策)就可以,但是,就像剛才橫河講的那幾個什麼NBC、ABC。如果30年前你說他是authoritative(權威性),我相信30年前。可是現在那已經,他們只能,我只能說他們是左媒啦,他們只能是給左派和民主黨人看的。他們可能會覺得他們authoritative,但美國你想至少有一半的人,他們是川普的支持者,他們已經不相信,已經不相信你那個媒體的公正性,根本就沒有authoritative。

自從30年開始有了傳統保守派,有了他們的Talk radio。特別是20年前有了互聯網之後,social media,各種資訊來源多了以後,說過去的那些正統的媒體已經不存在了,你已經沒有一個公正的,什麼都去核實這麼一個媒體,基本上都是比較ideology。

主持人:意識型態。

東方:就是說支持者喜歡聽什麼,我就說什麼,現在很少很少講真話的。舞弊這麼跟通俄門比起來,這個舞弊大了去了,可是媒體你報導了多少。他哪怕就是報導,他也是非常的主觀性的。比如說川普還是在重複baseless(無根據) 的什麼claim。你這標題上已經加上了你的觀點在,你怎麼知道他是baseless,他有成千上萬的affidavit(宣誓書)的證詞,他怎麼會是空穴來風,無中生有呢?恰恰通俄門是空穴來風,無中生有,可是他們把它說的跟一個大實話一樣,天天在那叨咕。

但是這個舞弊的事情,他們卻把它當作一個黑,一個很邊緣化的一個 sinreal(虛假)來對待,這是非常不公平。所以他今天那個YouTube做出這麼個裁決,真的是不應該這樣,真的是不應該給YouTube這麼大的權力的。

主持人:對,我覺得就是我自己是沒有想到,橫河先生,YouTube他居然能夠公開的,用這種理由來壓制這麼大面積的說,你只要談大選舞弊,我就幫你視頻拿掉。且不說他在操作上會一步步來的,還是怎麼樣。這讓我想到,在中共的環境下,比如說有人就說,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就是這種邏輯,就是他有這個權力,他根本不管你,你會怎麼說他,他明知道你會怎麼說他,他也會這麼做。

所以,有人說這個什麼真理部,之前還我們還說這個現在成中宣部什麼,現在真的是有點像這種納粹的這種真理部,或者是像一九八四小說的那種行為,這個應該是沒有什麼區別的了吧?

橫河:他倒不完全是,因為真理部這一部分,他實際上主要是管宣傳這部分,就像這個媒體一樣的,NBC什麼就這一類的。另外一部分,其實他倒有點像網管。

主持人:網管?

橫河:對,像中國的網管。就是金盾工程嘛,金盾工程和公安部專門有一個就是關於網絡監控的,就像這個部門網管,刪帖,它就是刪這些。那問題是在於,它是在自己這麼大一個平台,在壟斷了這個平台的情況下做的事情。按說起來的話,因為在中國它沒有言論自由,刪帖這是一種宣傳和封殺是一套,配套的。它實際上就是配套出來了,因為它宣傳已經完成了,現在封殺基本它這一來也完成了,就是說實際上它把美國,在他們的範圍之內變成就是跟中共一模一樣。

主持人:那真的是一樣了。

橫河:當年它為什麼會退出中國?google當時退出中國的原因就是因為中共要這樣子去審查,它不願意接受審查,所以它退出來了。結果退出來以後呢,十幾年時間它發展成跟當年把它趕出來的中共是一模一樣了,這是非常奇怪的一件、非常具有諷刺意義的。

主持人:是,我覺得就是對於YouTube來講,它這樣的一個行為會引發相當大的反彈和後效應。但是對於YouTube本身,我想它的自己的這樣一個藉口或理由就是說,我是私人公司,所以我有權決定你在我這兒我要放什麼、我不要放什麼。那這個確實就是牽扯到,當然法律上有很多說法,到底你算平台還是算發行商啊什麼,但是是不是從這個角度來說,比如說如果是我家的後院,那我允許貼什麼牌子、不貼什麼牌子,是可以我說了算,從這個角度?

橫河:但是這不是一個你家的後院,這是一個公共平台,你提供的服務就是公共平台,這是YouTube提供的是一個公共平台是一個服務。

主持人:所以公共平台由私人公司來提供,這本身是不是很矛盾?

橫河:按道理說的話,公共平台,就是公共平台的話,你是提供這個服務的你就不能有歧視,這個在這方面的法律其實非常多,當時你記得那個,科羅拉多的那個蛋糕店的案子,其實就是同樣的意思。就是你只要是開一家店,你在開店的時候就應該對所有的人一視同仁,所以這個蛋糕店老闆的說法是,我店裡的結婚蛋糕你隨便買,但是如果要我特製、訂製的話,這是我的藝術,藝術我可以選擇給你還是不給你做。

主持人:對對。

橫河:這是一個藝術,所以是這麼分辨的。

主持人:是。

橫河:美國所有的商店都有這樣的法律規定,就是你不能夠歧視,你只要一開門你是公共服務,為公共提供服務你不能有任何歧視。現在它違反了這一條,主要是現在在網絡平台上,有一個230的條款在保護他們,要不然的話早就被人家告死了。

主持人:對,但是這個230條款我覺得也很有爭議性,我不知道東方先生您怎麼看?就是230條款似乎是保護這些平台,能夠免於被起訴,但是當這些平台不再是平台,它超越了平台,它變成一個內容管控的這樣一個機構的時候,這個230條款就應該是不能保護它。那當然我們現在大家都不是法律專家,但是就是從常識和邏輯來講,您怎麼看這個230條款對它的保護呢?

東方:230條款是90年代中的時候,互聯網還是嬰兒期的時候,推出來的這麼一個條款。那麼它也是有它的道理,因為那個互聯網它就說,我只是一個互聯網。咱們舉個例子說:就是大街上有一堵隱蔽牆,有一堵牆吧,就一堵牆,那麼張三可以在上面貼大字報,李四也可以在上面貼大字報。你張三大字報裡面說的話,我管不了,我只是擁有這堵牆,所以你不能因為張三在我牆上貼了個大字報,說的話得罪了李四,然後李四來告我,說我這個牆是要負責任的,這個不行啊,我只是一堵牆啊,我只是提供一個言論自由的平台,所以作為我這堵牆來講呢,我不能有責任的,我不承擔你說話人的責任,所以當時他們就是這個idea,從道理上也是講的過去的。

因為互聯網嘛我只是提供一個平台,你可以發表你的言論,每個人都有言論自由,我作為一個互聯網,我不會因為你說錯了話,你說錯話是你的責任,不能說是我的責任。但是230它還有另外一個內容,就是除了保護你,就是說你不需要為別人的言論負責之外,它還有一個條款就是說,允許你去moderate這個content,意思就是說,我相信你是一個好人,你可以用你的基本常識、用你的理念、你的意識形態去判斷什麼是好什麼是壞,然後你可以去,就是說對這個內容有某種控制權。比如說你可以刪改它的內容啊,或者說你甚至可以把這個內容拿掉,這也是230中的一個內容。所以現在就這一個內容呢就變的,現在大家就變成了一個爭議性的問題。

主持人:有爭議性了,因為它沒有界線嘛。

東方:對,因為你現在這個平台已經不是一個小平台了,已經是一個觸及到千家萬戶生活的這麼一個大平台,然後我當初給你的權力呢,是因為你還很小嘛,無所謂嘛,現在你很大了,你刪減內容的這個權力就太大了。所以我想現在呢,就是說對230這個有爭議的地方呢,不管是民主黨、共和黨,它們都是針對這個230中,你對內容的這個權力呢它們是不高興的。

當然左和右它們不高興的具體道理是不一樣的,右派,就是保守派它就覺得你壓制我的言論,你把我的那個帖刪了;而左派它覺得你刪的還不夠,你應該刪的更多。但是它們對刪的內容,權力本身它是看不過去。所以現在大家對那個230這個事情,也是在朝野可以說是已經形成一種共識了。川普不是還要威脅嗎?如果你不把230給取消的話,我就否決你的國防預算案,所以這個230肯定是美國朝野的不可避免的一個爭議性的話題。

主持人:對,其實它這個公共平台如果說是牆的話,它現在已經不是一個牆了,它是一個主動的一個來箝制的一雙手。而這個內容的界線什麼是它可以來moderate這樣的一個界線又不清楚,所以這就是可以說給今天這些互聯網公司一個可乘之機啊。所以230條款橫河先生您覺得就是YouTube現在這樣一個舉動,因為我看眾議院共和黨黨編已經發推了,他說這個已經夠了,他

說enough is enough就是我們應該有一些大的變化。

所以川普總統他一直說要把230加到國防條款中,之前共和黨argument是說,國防條款跟230沒有關係,你不應該把它加進來,但是我現在覺得川普要加進去這個,其實是滿有這個遠見的,因為它是一個非常緊急的事態。您從YouTube這樣一個舉動就可以看出來,所以如果說現在這個國防法案到川普那邊他否定,否決的時候回到眾議院,您覺得最新的事態發展,會不會反而幫助共和黨議員,就是說要求把這個230加進去呢?

橫河:對,我覺得這個油管的這個做法呢,對川普總統的這個爭辯是很有幫助的,就等於大大加強了他的立場。實際上230條款它實際上是在一個法案當中的一部分,那個法案是關於互聯網的就是通訊的一個法案。

主持人:FCC其實是管了這個。

橫河:這個通訊法案曾經被高等法院判決過,判決過就是關於什麼兒童啊,那種就是不好的東西,有沒有權力刪,是不是在這個管轄範圍之內,是不是可以自由流通。後來高等法院判了以後,這整個這個法案呢就不執行了,就剩下個230條款了,就整個一個大的法案裡面它只剩一個條款嘛,就剩下一個230條款還在活動,就是還有效。

所以說現在要把它除掉的話,油管是幫了一個大忙,絕對是幫了大忙。因為這個爭辯就非常有道理,它可以這樣子選擇性的去刪,那它今天刪這個,明天刪那個,它隨便定,那還得了對不對?那美國這麼多年打這麼多官司,為了爭取、為了保持這個言論自由,花了多少力氣,不知道有多少案子在這個地方,結果你一個大公司,隨隨便便就把美國人的言論自由都剝奪了,因為它壟斷啊,它這個平台壟斷面非常廣啊,在這個視頻裡面它至少佔了一大半江山啊。

主持人:對。

橫河:所以一壟斷就這兩個問題,一個是壟斷,一個是言論箝制。

主持人:沒錯。

橫河:在壟斷的情況又進行言論箝制的話,別人幾乎沒有別的選擇你知道吧,基本上就被它給卡死了。所以這樣的話,實際上它就是公開的對憲法第一修正案挑戰了。

主持人:對啊,所以我認為即使現在230條款不被免除,不廢除的話,是不是也可以用憲法第一修正案言論自由,這個自由遭到侵害去起訴它呢?

橫河:這個我就不是很清楚了,按道理說的話是應該的。但是到目前為止我看現在都是公訴,其實。你看今天有一個48個州對臉書的。

主持人:但那個是反壟斷法方面的。

橫河:10月份對google也有一個起訴是司法部的,也是反壟斷法,就是現在是反壟斷法。反壟斷法我覺得這個時間比較長,要拆的話很難,現在最好的辦法是把230條款廢除,然後讓大家都可以起訴他。這是一個比較快的方法,至少讓他有一點威懾力,他現在簡直是毫無忌憚的隨便這麼做。

主持人:對,你隨便聽證你隨便弄,他該做什麼照樣做什麼。我覺得還有一個方面的問題,就是要請東方你怎麼看?我們看到迄今為止這種種的行為和模式,可以看出來大公司高科技公司它們是站在左派的這一邊。就是毫無掩飾的站在這一邊,所以它打壓的是保守派或者其實是傳統的言論或價值觀,您覺得為什麼是這樣?

東方:這個原因可能有好幾個,因為首先這些高科技大公司它們都是高科技嘛,也就是20年,就是互聯網有了以後,尤其是4G網路有了以後,這些高科技社媒平台發展以後。所以這些高科技相對來講就比較年輕,從他們的發起人馬克·祖克柏等他們都很年輕。所以這個行業本身高科技大公司裡面沒有老一代的人,就是沒有有相對來講比較保守傳統觀念的上一代。像其他行業,你比如說是銀行、能源,它都有一代一代至少有100多年的歷史,所以它沒有企業文化,所以一開始就是很新的。所以說它是自由派也對,因為它這個環境就是這樣。

第二,很多高科技它是從Ivy league(常春藤),尤其是它們的高管或者是比較高級的技術人員,它都是比較喜歡從美國比較頂尖的大學裡招一些人進來。我們也知道左派對美國公共教育、義務教育、基礎教育已經是經營了很多年了,你說50年都不算短。比如說美國剛剛建國的時候,各地的公共學校它們都是把宗教把基督教,甚至把讀聖經放在學校,好像一個必備的功課裡面,向上帝的忠心是很證正常的。現在變成你若這麼做的話你就變成很不正常,所以在左派對美國傳統文化的蠶食把它改變了已經幾十年,五十年了兩代人的時間。所以年輕人一下子從學校裡出來,他們都是灌輸這樣一種思想。再加上科技這東西,又是跟傳統宗教好像有一點格格不入的。

就造成在高科技大公司裡面,它的企業文化都是非常左的,就是liberal好聽點是比較liberal,就是跟傳統是沒有什麼聯結。再加上高科技公司很多都是跨國公司,它要在全世界範圍擴展。全世界左傾的話,比美國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所以這些因素再加上很多大公司,大家也知道硅谷它在什麼地方?在舊金山。舊金山這個地方就是非常左的地方,所以基本上那些很多大公司起家的時候都是集中在那個地方。那個地方本來就是非常自由的,非常左的這麼一個地方。所以這幾個因素加起來,高科技大公司就是基本上清一色都是很左,就是一半一半都好像是鳳毛麟角。可能公司,最近從它的政治獻金上看出來,它可能是一半給共和黨一半給民主黨。一半給共和黨還是因為founder創始人一下子給了好多錢。其他的大公司清一色90%、80%都是支持民主黨,所以它都是一邊倒的。

主持人:而且我覺得因為在這種全球主義盛行的環境下,這些跨國公司就像你說的它是跨國的,所以它沒有一個真正的國家概念。它就是利益追逐、利益為先的概念,所以全球主義哪有錢就去哪?然後這種東西跟共產主義那種全球政府又很像。

東方:對,是可以說,因為它的生意量,它很希望全球是一個市場,它很希望這樣的,所以也吻合了它跟自由派跟左傾想法是吻合的。

主持人:橫河先生您覺得YouTube這樣的舉動會造成什麼樣的後果?我覺得就是在對於這樣的打壓,它會形成什麼樣的反彈和什麼樣的後效應呢?

橫河:因為在立法層面上,應該是加速的在廢除230條款,這個可能會促進一下。另外方面會促進其他的公司,因為在這之前其實是有一些小公司一直在做這個視頻的。

主持人:對,像rumble,它就是YouTube的競爭對手的平台。

橫河:但是那個平台比較新,一開始會有一些問題。但是在無可奈何的情況下,別人會在那個地方備用。

主持人:對。

橫河:就是在這裡也run在那裡也run,一旦run的人多了就是參加那個平台的人多起來以後,那個地方技術上改善會很快,改進很快,這是一部分。你像現在從臉書和推特移出來的,現在移到其他平台的,現在也非常多。備用平台現在逐漸在加快,油管這個行動會加速,類似於walk away。就是離開它的趨勢,大家會在備用平台上開始逐漸的建立起來。我想很快的就會有這麼一個競爭對手,打破它的壟斷。實際上不是用行政方法打破它的壟斷,而是它自己放棄了競爭,然後讓另外一部分能夠發展起來,這就跟媒體一樣了。

主持人:但是打破壟斷也需要資金,就是這些它的競爭對手得有雄厚的資金才能起來。

橫河:那倒不一定,因為在這一方面的技術是很成熟的。就是說你一旦run起來以後,實際上客戶多了以後,廣告就會多。因為大家這個廣告是一個很重要的問題。

主持人:是,沒錯。

橫河:大家不了解,其實現在川普的支持者當中,絕大部分中產階級是美國消費能力最強的一支。極左派它們所用的一大部分的,都是持救濟的人。你像那個黑命貴和那個Antifa打砸搶的,實際上是那一部分人。而這些有錢人它實際上雖然自己很有錢,但他的消費是有限的,因為個人消費總是有限的。所以是中間階層這部分人會促進這部分的經濟發展,現在已經開始了。很多人在選,就像香港的黃色經濟圈一樣。現在很多人在選我要到哪裡去買東西,因為大家現在在鼓勵,不到Amazon去買東西了。你只要在別的地方買到的盡量去買,就像是沃爾瑪,到那裡去買去。

主持人:喔!

橫河:前二天不是還有一件事情,Goya。Goya總部就在新澤西,就在我們那邊不遠的地方。它這個老闆後來採訪他的時候,他真的說了,他說AOC提出來要boycott要抵制它們以後,他說我們的銷售增加了1000%。

主持人:哇!

橫河:就是說,這是真正的消費人群,增加了1000%。他後來說,我真的很喜歡她,所以我才給了她一個Employee of the month,就是本月最佳僱員。她當然沒有發獎給她。

主持人:沒有獎品。

橫河:不是,不可能去送到她那裡去,她也不可能來領獎,就是這個意思。這真的是一個採訪當中非常認真講的一句話。所以說就像互聯網的消費也是一樣的,互聯網它實際上也是一個消費群體,這個消費群體最終會吸引很多投廣告的人。因為你總是要投嘛,如果這個地方也是一個主力。如果說這個地方主力有利多的話它為什麼不到這個地方來,為什麼要到那個地方去呢?所以說很多大的巨頭,往往在犯了重大的錯誤,判斷性錯誤。特別是在方向性的判斷錯誤以後,它就會一蹶不振。雅虎就是一個非常典型的例子。雅虎是最早跟中共勾搭的。

主持人:沒錯!

橫河:那時谷歌還是在抗拒中共的時候,它就是勾搭了。勾搭了以後你看很快的就師濤案出來了,就達成協議賠了多少錢。那後來我們就不管它了,然後它就一蹶不振。一蹶不振不見得就是因為賠了那筆錢,而是因為它的聲譽不佳,以後大家就不去了。不去以後它慢慢就衰敗了,現在年輕人上來的有幾個知道雅虎的。

主持人:是的,沒錯。所以這個確實是我覺得這樣一個如此公開,而且如此範圍廣泛的這樣一個打壓言論的行為,我覺得勢必引起非常強大的反彈。這個我們拭目以待,但是對於想要看這些內容的觀眾朋友,我覺得就是說我們確實是要去不同的平台去發展。所以像我們熱點互動節目,大家可以去新唐人的網站ntdtv.com,新唐人電視台的網站他也會有我們的節目。另外大紀元平台會有一個youmaker.com,這個平台上也慢慢我們會把我們的節目放上去。

那至於像YouTube競爭對手Rumble什麼,這個我們也會看看到底對於中文來說,他有多大的友好度,就是看看他這個平台。所以我們會去開發不同的平台,最終會有一個比較牢固的這樣的東西,所以在YouTube在油管上,我們看一看到底它會打壓到什麼樣的程度。那當然我知道有的節目會請觀眾朋友留電話也好,或者e-mail也好。那如果觀眾朋友願意,可以留下您的e-mail,我們要看一看我們通過e-mail如果有什麼最新的,也許會通知,但這個也是需要一些過程,所以如果您願意可以留下e-mail,然後看一看我們會怎麼樣去用。那主要是通知您,我們最新頻道的問題。

那今天這個YouTube問題,我們先談到這兒,下面我們再談談最重大的一個案子,橫河先生,就是德州這個案子。德州在高院的起訴,現在是有18個州已經說支持,然後川普總統他也發了聲明說他會以個人的名義去加入。那這個支持,他其實這些州是amicus brief,就所謂的法庭之友。川普總統的加入,其實是intervene,這兩者什麼區別?稍微做一下法律上的普及。

橫河:Amicus brief實際上翻成中文就是法庭之友。法庭之友是相關的人或者不相關的人,但一般來說都是法律方面的專家,或者是比較有威望的政客或者是學者。就是這方面他有一定發言權的,他們會就某一個案子給這個法庭寫一個意見書。這個意見書可以是支持一方的,也可以是反對這一方的,就對原告來說的話。就說他不一定是同樣意見的,兩方意見。我們上次講過amicus brief的案子,講的是支持方和反對方各一半,法庭收到的。收到以後,法庭會參考一下作為專家意見參考。

主持人:參考意見。

橫河:但是寫這個法庭之友信的人到簽這個名的人,他不是訴訟的一部分,就說他和這個法律訴訟本身沒有關係。

主持人:對,他不是原告。

橫河:對,這個叫amicus brief,但是另外一個intervene就不一樣了。Intervene中文翻成介入,就是川普總統現在正在做的事情,他是現在正在介入。

主持人:他要介入。

橫河:介入是一個過程,所以他是要介入的。那麼介入就是他要加入這個案子,就變成案子的一部分了,他和這個案子綑綁起來了。綑綁起來以後,第一個他需不需要原告的同意?他不需要,但是他需要法庭的同意。就是他要向法庭證明為什麼這個案子跟他有關,最重要的證明是證明這個案子所起訴的對象、這件事情對你個人的權利造成傷害。對他rights造成了傷害,所以說他必須要有一個人代表他到法庭上去辯論,提供證據證明他是受害者,這樣就可以了。他不需要得到德州的同意,這是這個介入的意思。

主持人:那是完美的一個,因為他就是最大的受害者。川普總統就是最大的受害者。而且我聽說可能是克魯茲會替他去這樣一個辯護。

橫河:對,他的德克薩斯的參議員克魯茲,他這一次表現的真的是非常好。他在一開始就支持川普總統,然後在這個過程當中,到最高法院去打官司的話,他願意到最高法院去代表川普總統去辯論去。

主持人:對,之前賓州那個案子他是說,他願意去代表賓州的案子去。那麼川普總統這個,我是看到有消息,我們還要看看是不是得到證實,有消息說川普總統可能會請他去。

橫河:對,我看過他幾次聽證會,他真是一個非常優秀的律師。就是第一個他反應非常快,而且他的思維非常尖銳,一下子就是要點上,然後馬上就把這個對方被調去聽證的證人問的沒有話說。

主持人:對,我印象最深的是他有一次問推特的CEO Jack。他說你認為推特對於大選的結果有影響力嗎?Jack說沒有。既然沒有你為什麼要封殺跟大選相關的言論?我覺得他是先給他設了一個套,那個很多人印象很深刻。

東方也請您談一談,您怎麼看現在這樣一個德州起訴,18個州支持,然後去起訴另外4個搖擺州這樣一個案件?有人在推特上貼出個地圖,就是說這18個紅州,他說這是美國的心臟,他說現在America heart 去起訴這個。他說we deserve our core time。所以我個人認為高院是一定會接的,但是就是高院怎麼判?這個是全美國人,甚至全世界人都在關注的。你怎麼看呢?

東方:這個我們都知道,我們一直在講大選舞弊、大選舞弊、大選舞弊,然後很多證人也出來證明大選是有舞弊。往這個投票箱裡塞選票啊,或者說Dominion計票機裡面做手腳,或者說你用死人投票啊,但是這個官司它還不是去打官司說舞弊,它是說那幾個州他們的做法違反了憲法,所以這個道理非常solid。從法律上來講就是道理上是很說的過去的,因為你去看這些個幾個州,他們事先改了選舉的規章程序,都這麼做了。

然後這些規章程序在每個州只有州議會才能去動那些規章程序,這是每個州的憲法規定的。那麼你州長也好、州務卿也好,你甚至這個州的最高法院也好出了一個裁決,你說我可以把這個郵寄選票的期限往後拖三天,或者說我不用對簽名。這項說法你要去讀一讀憲法的話,你就知道他真的就是違憲了。有的比如說,賓州我是說以前過去缺席投票有非常說的過去的理由,現在2018年他們就是過了一個法律,就是什麼理由都可以郵寄投票。但是你更改郵寄投票的本身是需要修憲的,不是說你那個議會通過一個法律就算,但是呢要修憲。

修憲就是說兩屆議會連續通過,然後在選票上交給選民去表決,這才算修憲。很明顯的賓州並沒有這麼做吧!是不是?是不是違憲呢?是違憲。有最最基本法律知識的人都知道他是違憲的,所以這個德州他們告這4個州的罪名,他並沒有說你舞弊了,各種各樣的舞弊了,而是說你違憲了。所以我覺得這個原告方,他這個在法庭上如果要去講道理的話,那個道理要非常非常solid。你不能說他沒有舞弊,這是現象擺出來的,他肯定是舞弊的。所以這就是面對高等法院是一個難題,因為人家給出你的argument是非常有道理的,就看你怎麼看。

因為你要知道作為一個高等法院,他要推翻美國大選的結果,這個對他來講壓力也是很大的。所以你剛才講的對的,全美國都在看,全世界都在看。你到底是根據各方的力氣大小來決定,你還是根據他的原則?是違憲就是違憲,對不對?我剛才又回到媒體的偏向性,他們今天比如說川普妄圖推翻幾百萬人的投票的結果。那我請問,這個幾百萬人投票結果是在你這個州違憲之後選舉的投票,你說他是不是違反了美國最根本的憲法了?那麼這樣的大選結果能算嗎?

主持人:不是,問題是這幾百萬人的大選結果,可能不是我們現在看到的結果。所以現在要的是撥亂反正。

東方:對,這就是舞弊,我相信舞弊要證明起來可能會比較難。那麼你違憲這個是個很明顯的,每個州州議會通過一個什麼,或者州議會根本沒通過法律,而是州長提出一個說我要改,然後州務卿提出一個我要改。然後去高等法院,高等法院做一個裁定,你就改了。這不就是違憲嗎?因為你各個州的憲法裡寫的很清楚,這個election law只有州議會才能去動他。而且你要去改變的話,尤其是賓夕凡尼亞,要去修憲才能改。你在沒有修憲的情況下,你做了違背憲法的事,我問你,你是不是違法了?

那麼這個大選的結果是違法出來的,你還能把它當作大選結果嗎?就像在法庭上打官司一樣,你取證取來的方式是違法的,那法官都可以不認你這個證據。雖然你這個證據是對的,可是你取證的方式是違法的話,法官就可以不接受你這個證據,是一樣的道理。所以我覺得在原告那一方,他是一個solid case。

主持人:那橫河先生,其實我覺得像剛才東方說的,這個對於最高法院確實是要有一定的勇氣的。因為雖然說他不是直接推翻,他只是要求他把這個決定權交給各州的議會,但是這個其實也是需要相當的勇氣。所以川普總統他不是也是發推說嗎?他說我希望看看誰能有勇氣去做對的事情。這個您怎麼看最高法院?您對最高法院這樣的預計或者期待?

橫河:這件事情實際上比最高法院判過的很多案子和憲法更近。就說最高法院的存在是解釋憲法,現在就是解釋憲法的時候,就是最需要解釋憲法的時候。以前這幾年,他每年大概要判幾十個案子,但是沒有一個案子會有這個重要的,因為這牽扯到美國民主制度能不能運行的問題。別的只是一個case或者是某一個方面,但這是一個根基的問題。因為如果是判的不好的話,那麼大家都不尊重憲法,美國就沒有選舉,就沒有一個選舉制度了,沒有選舉制度實際上就是沒有美國了。這對最高法院是一個考驗,就最高法院需不需要存在了?如果說最高法院是不接受這個案子的話,那麼最高法院和美國憲法都不存在了。所以這個問題非常嚴重。

主持人:我認為最高法院一定會接受這個案子,但是他怎麼判?

橫河:對,他已經要求在12月9日。

主持人:對,他要求在週四下午三點之前,這4個搖擺州給一個回應。給回應之後,他確實也有兩個選擇,他可以就直接deny,就像上次賓州那樣。他也可以說,OK我接下來,我安排一個聽證(setup 一個hearing),對吧!

橫河:但是賓州那個我不覺得他已經完全deny,他deny是injunction 。

主持人:對,他只是deny那個禁止令。但是就是說,星期四下午三點之前,他這個東西來了之後,那麼最高法院咱們假設說,他接受,那麼接受下他怎麼判,確實就是一個眾所關注的一個問題。

橫河:對,大家現在都在看這件事情。就是說,這個判決會真正的影響到美國的前途的,不管怎麼判都會影響到美國的未來。所以這個案子是我覺得是最重要的一個案子。

主持人:確實是這樣,而且真的是一錘定音的。我不知道東方您怎麼看,我看對於這樣的一個判案,很多人也在說,那如果最高法院不能守護這個,我們人民就會守護。簡單請您做幾個做幾句話點評好嗎?

東方:我想你指的是有一些,比如說we the people convention這個組織,就是人民公約,他們希望川普動用Limited Martial law,就像當年的林肯一樣。林肯處於內戰邊緣,他的確是用了這個總統的特權,把一些美國憲法規定的公民的權利給推翻了。比如說,他把那個很多不聽他話的報紙給取消了,把他們的老闆給抓起來了,那麼他們希望川普這麼做。那麼我也稍微看了一下,美國歷史上大大小小的martial law(戒嚴法)有68次,布什也動用過,羅斯福也動用過,林肯也動用過的,所以是有先例的。

主持人:那您的意思就是這不是沒有可能的。

東方:對,是有可能。

主持人:好的,那因為今天時間關係沒有辦法去深入探討這個問題了,以後有機會我們再來談,而且我們要看看事態的發展,確實最高法院可以說是最關鍵的一戰。那我們也會持續為大家帶來最新的這樣的解讀和分析。好,感謝您的收看,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

支持「熱點互動」:https://donorbox.org/rdhd

熱點互動 點擊訂閱:http://bit.ly/2ONUBfx

(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