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喬州訴訟揭大規模選舉舞弊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Adrian Norman撰文/原泉編譯

律師悉妮‧鮑威爾在喬治亞州發起一項主要法庭訴訟,宣誓聲明和宣誓證詞佐證了選舉舞弊的驚人程度,同時還違反《憲法》以及多項違反州法律的行為。

雖然最具爭議的指控與多米尼恩投票系統(Dominion voting system)有關,但還有許多其它證據表明存在明顯的非法行為,並對2020年選舉的合法性提出質疑。

這項訴訟是代表多名注冊選民發起的,他們尋求「擱置和取消對美國2020年總統選舉結果的認證」。

鮑威爾在喬治亞州的訴訟中聲明:「作為民事訴訟,原告的舉證責任是『優勢證據』,喬治亞州最高法院已經明確表示」,原告沒有義務證明﹐如果選民的缺席投票是正常的,他們會如何投票。原告只需證明有足夠多的不正常投票來質疑結果(引用Mead v.Sheffield,278 Ga.268272601 S.E.2d 99102(2004)(引用Howell v.Fears,275 Ga.627571 S.E.2d 392(2002)。

以下是一些最引人注目的披露:

原告律師提到2020年春的一項訴訟,該訴訟與喬治亞州民主黨公司(Democratic Party of Georgia, Inc)、民主黨參議院委員會(Democrat Senatorial Committee)和民主黨國會競選委員會(Democratic Congressional Campaign Committee )達成和解,訴訟指控處理缺席選票所制定的標準直接違反了喬治亞州法律。

儘管《喬治亞州官方注釋法典》(the Official Code of Georgia Annotated, 簡稱OCGA)第21-2-386(a)(2)禁止在選舉日之前開啟缺席選票,但州選舉委員會採用了自己的規則,「從選舉日前第三個星期一早上8點開始開啟和處理缺席選票,」此舉直接違反了該法律。

宣誓後提供的證詞說﹐「簽名未經核實,現場也未看到對應的信封」,這些行為是非法的,直接違反了O.C.G.A. 第21-2-38 l(b)(1)。

訴訟還聲明,喬治亞州選舉委員會的記錄顯示,至少有96,600張缺席選票被申請並清點,但從未被記錄為被寄回縣選舉委員會。「因此,訴訟書指出,至少有96,600張選票必須被排除。」

其他目擊者看到,投給川普總統的選票計給了喬‧拜登(Joe Biden),共和黨觀察員被迫挪到看不到計票的地方,核實選票的認證程序被例行公事式地放棄,甚至人們可以查看已打開的、有標記的選票,並決定把它們「放在」哪裡。

就在一週前,喬治亞州州務卿的辦公室顯示,喬‧拜登以12,284票領先總統川普,這意味著這些被指控為非法的選票如果被取消資格,川普在該州仍有獲勝的希望。

圍繞投票機的問題也是對法律規定的選舉程序的侵犯。有人作證說,監管程序遭到破壞。

「我們通常在選舉前的星期五收到機器,即選票標記設備,並在週日簽署一系列保管信函,表明我們已收到機器,還有收到機器時的數量,而且機器已被封存﹐」該宣誓人稱。 「在這種情況下,儘管機器直到選舉日凌晨2點才送達,但我們被要求將系列保管信函的簽署日期寫成週日。」

訴訟還包括一名前電子情報分析員的宣誓聲明,該人隸屬於亞利桑那州華楚卡堡(Fort Huachuca)陸軍基地的第305軍事情報營,他提供證詞說,多明尼恩投票軟件被「代表中國和伊朗的特工訪問,以監控和操縱選舉,包括最近的美國2020年大選。」

宣誓聲明被視為如果是偽證將受到懲罰的證詞。

事實和專家證人的其它證詞表明,早在2006年,Smartmatic投票系統就是一個「已知問題」,政府高級官員「早就知道外國干涉我們最重要的投票權,他們要麼以無能、疏忽、故意視而不見,要麼以赤裸裸的腐敗來應對。」

安東尼奧‧穆吉卡(Antonio Mugica﹐是Smartmatic創辦人之一)的一個表弟通過宣誓書作證,他說他知道穆吉卡「於2000年在美國注冊成立了Smartmatic公司,在委內瑞拉的其他家庭成員被列為公司所有者」。他還作證說,穆吉卡操縱該軟件,以確保雨果‧查韋斯(Hugo Chavez)在2004年的選舉中當選委內瑞拉總統,而且穆吉卡「在2003年至2015年期間從委內瑞拉政府獲得了數千萬美元,以確保Smartmatic科技將在全世界實施,包括美國。」

早在2006年,國會女議員卡羅琳‧馬洛尼(Carolyn Maloney)注意到該公司的外國所有權問題,並要求進行審查,因為該系統「對我們選舉的完整性構成嚴重的國家安全問題。」

證人的證詞強調了2020年選舉中使用的電子投票系統的一系列漏洞,其中包括:

●「在所有三台機器 (包括多米尼恩投票系統) 中,選票標記打印機與將有標記的選票放入附加的投票箱的機制在同一送紙路徑上。這就暴露了一個非常嚴重的安全漏洞:投票機可以在選民最後一次看到紙質選票後,投票機可製作紙質選票(增加選票或破壞已經投出的選票),然後將標記好的選票放入票箱,而不可能被發現。」

●投票機可以通過筆記本電腦連接到互聯網上,而筆記本電腦顯然可以上網。如果一台筆記本電腦連接到互聯網上,整個選區都會受到影響。

●在場的用戶對機器和軟件有充分的管理權限,使他們能夠決定哪些選票將被計算,哪些不被計算。

最嚴重的指控之一是來自一名未透露姓名的前美國軍事情報專家,他作證說:「通過使用與惡意行為者和敵對外國勢力有聯系的服務器和雇員,再加上許多容易被發現的洩密憑證,多米尼恩的疏忽允許敵對外國勢力訪問數據,並故意提供對其基礎設施的訪問,以便監測和操縱選舉,包括最近的2020年選舉。」

訴訟還引用證據表明,超過20,311名缺席或提前投票的選民在注冊選民時已搬出喬治亞州。

僅在科布(Cobb County )一個縣,就有「最少14,276張、最多15,250張遺失和非法選票,比兩位總統競選人在全州得票差距最少高出1,606張,最多高出2,580張,影響了科布縣共和黨」,訴訟指控稱。

原告還指出,根據《美國憲法》第十四條修正案,原告被剝奪了平等保護,該修正案規定:「任何州不應在沒有正當法律程序的情況下剝奪任何人的生命、自由或財產;也不得拒絕給予其管轄范圍內的任何人平等的法律保護。」這裡的爭論點是該州對選票的不同處理,正如2000年布什對戈爾 (Bush v Gore) 所引用的。

O.C.G.A.§ 21-2-522允許基於以下五種理由中的任何一種或多種理由的組合提出異議:

(1) 任何初選或選舉官員的不當行為、欺詐或違規行為,足以改變或懷疑選舉結果;

(2) 被告不符合提名或出任有爭議職位的資格;

(3) 在投票站收到非法選票或合法選票被拒絕,足以改變或懷疑選舉結果;

(4) 在計票或宣布初選或選舉結果時出現任何錯誤,而這種錯誤會改變結果;或

(5) 因任何其它原因,表明另一人是在第二輪初選或選舉中被合法提名、當選或有資格競爭的人。

而且,原告律師稱所有這些「理由都已得到滿足,並迫使本法院擱置2020年大選結果,該結果欺騙性地得出了拜登擊敗川普總統的結論。」原告律師有堅實的根據。

原文Georgia Lawsuit Shows Clear Violations of Law, Gross Misconduct, and Election Fraud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艾德里安‧諾曼(Adrian Norman)是一名作家、政治評論員,也是《偷竊的藝術:揭露美國大選中的舞弊與漏洞》(The Art of the Steal:Exposing Fraud & Vulnerabilities in America’s Elections)一書的作者。

本文表達的觀點是作者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