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青:台灣為何能成功防疫武漢病毒

日前,國際研究機構談台灣成功防疫時指出,最重要的一條就是不相信中共對外發布的信息。而且台灣領導防疫的官員也表示,不聽信中共的疫情報道,是台灣防疫成功的重要因素。

確實,全世界深受武漢病毒中共病毒)危害,數十萬死亡,無數人健康終身受損,全球經濟陷入大蕭條後僅見慘況。而台灣防疫卻取得亮眼成績,令世人矚目甚至可說驚羨。而台灣與大陸相隔不過一百多海里的一道海峽,有極其緊密的經濟乃至民間往來,光是長住大陸的商貿產業人員,台灣就有數十萬之多。然而台灣僅數百人染疫武漢病毒,死亡更是不足兩隻手的個位數。而且台灣這成績還是在充分保障人權、社會生活和經濟運作下取得的。一場發自大陸的禍害全球的瘟疫,使台灣意外成為各國讚賞的閃耀之星,而相比疫情中大陸中共的邪惡,台灣彰顯的民主之光實在值得世界深思,體悟台灣何以能夠緊鄰疫源而近乎阻絕。

其實,台灣還有其他成功將中共打得滿地找牙事例,如台積電將大陸的坑蒙拐騙偷打趴在地,是台灣應對大陸邪惡又一成功事例。曾經在台積電供職的張汝京,誘使台積電三百多技術專家,跟隨其到大陸為中共建立芯片廠,成為老東家台積電的競爭對頭。問題還遠不是競爭對頭這樣簡單,最主要的張汝京及帶走的台積電技術專家,偷竊了台積電大量的知識產權和專利技術,使得張汝京大陸建廠就起點很高,威脅到台積電發展和世界地位。

台積電從開始就知道這個老大通吃的芯片行業,有張汝京這樣通曉台積電的專業能人,又帶走了數百台積電的技術人員,如果再任由其採用大陸慣常的伎倆,坑蒙拐騙偷台積電的技術和知識產權,那麼台積電大量研究投入取得的世界領先地位,必將葬送在不擇手段的大陸新建芯片廠手裡。台積電清醒的意識到張汝京等,必將依靠竊取台積電專利獲得迅速發展,但是不動聲色的耐心等待和搜尋證據。然後在有利的時機果斷多次出手,通過在美國等地法律訴訟並一一勝訴。勝訴令張汝京大陸芯片廠連續多次被罰數億美元,而且法律規定張汝京必須離開芯片廠,並且數年不得再從事芯片相關工作。大陸黨媒的宣傳報道文章稱:大陸芯片剛剛燃起的光,又熄滅了。

為什麼全世界普遍被中共無賴流氓手段所挫,台灣卻能夠在一些關鍵時刻關鍵問題上,不單成功抗擊甚至還有不菲成績?國際研究機構指出的,不相信中共對外發布的信息,確實是台灣成功的重要因素之一。但是世界上知道中共不可信,絕非僅僅台灣一個社會,卻只有台灣做得最好最徹底,則是台灣獨特的經驗和處境所形成的。

這首先是台灣政府尤其是民進黨政府,對一直意圖吞併自己的中共保有高度警惕,當然不會輕易相信大陸的疫情通報。而且上次大陸的SARS病毒,由於中共的隱瞞已經讓台灣付出極大的代價。所以這次武漢病毒剛有傳聞,台灣一方面要求派專家前往武漢視察疫情,一方面根本不理睬中共的「可防可控不傳人」宣傳,立即依據上次經驗,採取了對大陸斷航和國內社會的嚴防措施。

而能夠如此快速果斷採取行動,與台灣中華民國的歷史有密不可分關係。在台灣的中華民國,與中共打交道幾近一世紀,從中汲取了慘痛教訓。中華民國有過相信中共,甚至兩次所謂合作的歷史,卻讓中共從數百人的小團伙,運用流氓黑社會暴徒手段,專事破壞暴力反政府,最後中華民國甚至不得不退守台灣島。民進黨政府不僅承襲了這些慘痛記憶,而且還有大陸政權敗則將其割讓出賣,勝則將其奴役荼毒的數百年慘痛經歷。所以民進黨作為台灣當下的執政黨,可以說從骨子裡頭不信中共所言一個字。

雖然台灣的另一大黨國民黨,由於與民進党進行執政爭奪,表現的有點記吃不記打,與大陸中共眉來眼去。但是台灣大眾是不容中共忽悠,不可能接受中共的一國兩制、第三次合作之類的設計陷阱,讓台灣落到被中共吃得不剩骨頭的絕境。蔡英文的高票當選台灣總統,與中共拉扯不清的高雄市長被罷免,正是中共展現將台灣收入它的奴役名單的咄咄態勢下,台灣民眾高高豎起的絕不接受的標識。正是有如此強大的民意基礎,在不信和辨識中共謊言危害上,台灣政府能夠獲得巨大信任和配合服從,所以台灣才取得了亮眼的防疫成績。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自由亞洲/責任編輯:李明信)

相關文章
評論